? 第七百零五章 这玩笑开大了-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七百零五章 这玩笑开大了

第七百零五章 这玩笑开大了2017-11-10 21:26:51Ctrl+D 收藏本站

????赵明诚夫妇没有坐多久就离开了,而他想要表达的意思李奇也已经收到了,李奇倒不会因此对赵明诚另眼相看,因为这是一个为官者必须要做的,其实赵明诚还算比较含蓄的,要换做别人,那马屁不拍到天黑还就不算完。

????李奇原本想留赵明诚夫妇留在此吃年夜饭,但是李清照却婉言相拒了,对此李奇也没有强求,毕竟他们夫妻俩分隔这么久,肯定有很多话要向对方说,亲自送至门外。

????厨房内。

????咚咚咚...咚咚咚...!

????“好刀法。”

????正当李奇站在案板前挥舞的双刀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赞声。

????李奇转头一看,耶律骨欲落落大方的站在门前,今日她也算是特别打扮过的,因为她终于脱下那一件阴沉沉的黑袍,这就是一个不小的进步,换上一件翡翠色长袍,淡妆素雅,皮肤白里透红,红中泛着白,丰腴莹洁,动人之极。

????养眼,忒养眼了,李奇一想到待会还有一个大美女前来,最重要的是那碍事的秦夫人终于不在了,心中就激动万分,故作深沉道:“多谢夸奖。”

????耶律骨欲瞧他的模样,不禁轻笑一声,随口问道:“官人,你在做甚么?”

????“饺子,你喜欢吃饺子么?”

????耶律骨欲似乎对吃并未太大的讲究,言不由衷道:“喜欢。那我不打扰你了。”

????李奇完全懵了,忙道:“等---等下。你就这么走了?”

????耶律骨欲诧异道:“还有事吗?”

????“这不是有事没事,你---你难道忍心让我一个面对这十几斤面粉么?”李奇前言不搭后语道。心里却想,我还真是把你们宠坏了,怎么这些女人一旦找了一个当厨师的老公,就连厨房都懒得进了,晴婷是这样,你们也是这样,太不人性化了。

????耶律骨欲沉吟片刻,道:“官人莫不是想让我帮你?”

????“聪明。我就是这意思。”

????耶律骨欲满脸歉意道:“可是我不会做饺子。”

????“没事。没事,我可以教你,放心,这玩意很简单的,来来来,哦,还是得先去洗手。”

????耶律骨欲心里也觉得若是让李奇一个在这厨房里干活的确有些不妥。自己又没有什么事,不如在这里帮帮他,纵使帮不了他,陪他说会话也好,于是点点头,去洗了个手。而后李奇又为她穿上一件干净的围裙。带着她来到一张桌子前,只见桌上摆着一团面团和几根擀面杖,大小不已。

????“这团面已经醒好了。你了就暂时负责在这里擀饺子皮。”

????“如何擀?”

????“简单。我来教你。”

????话音刚落,李奇突然来到耶律骨欲身后,双手搂在那她那细腻的腰肢上。耶律骨欲惊呼道:“你干什么?”

????李奇突然想起耶律骨欲的老毛病。又见她手中握着那根最粗的擀面杖,后怕的紧。后背已是冷汗涔涔,妈呀,这一擀面杖打来,我这年三十恐怕就要在昏迷中度过了。忙道:“别紧张,别紧张,由于你是初学者,我手把手教你,见效会更快。”

????耶律骨欲微微喘气,点了下头。

????“你先取这面条过来,将其搓成条状,就这样搓,咦,这面团忒光滑了,这种情况就要洒点粉上去了。”

????耶律骨欲羞涩道:“你---你搓的是我的手。”

????“是吗?骚类,骚类,这绝对是一个误会,我就说吗,面团怎地能恁地光滑,还以为弄错了,没想到还真弄错了。啧啧,骨欲,整天看你舞枪弄棒的,想不到你的手包养的这么好,这团面能被这双手揉捏真是它们的幸运,我真应该和它们说声恭喜,恭喜。”

????李奇念念不舍把目光从耶律骨欲的双峰中收了回来,暗自惊叹,好久没有这样居高临下的俯视双峰,这真是值得让人怀念的感觉呀。但是脸皮巨厚的他,也顺理成章的握住了耶律骨欲那双修长却不是饱满的柔荑,轻轻揉捏着。

????这是什么,这就是厨师的专用福利。李奇以前可没有少用这一招,大学时候就用过,而且屡试不爽。李奇一直就认为厨房不仅仅是用来调出酸甜苦辣,调情也是最佳场所。

????耶律骨欲目光稍稍往后一瞥,见他眼中泛着绿光,又见这里可是厨房,早已是少妇的她不免也感到羞涩不已,手微微抽动了下,道:“官人,我们还是揉面吧。”

????“我不正在揉吗---哦不不不,揉面,对对对,揉面,也不是揉面,应该擀面才对,我都被你弄糊涂了。”

????“啊---!”

????正当李奇准备放开耶律骨欲的手时,门外突然响起一声惊呼声。

????李奇吓得转头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红一白两大美女,红衣美女,身材高挑,身材凹凸有致,娇艳动人。而白衣美女则是长发直落,白衣胜雪,清纯妖媚,看似矛盾,其实这也是她独有气质,不然这天下第一人也不会为之倾心。

????不用说,这二女就是封宜奴和李师师。

????日。那些下人真不懂事,连通报都不通报。李奇忙挥手道:“你们别误会,我这是在教骨欲擀面了。”

????“擀面?”

????李师师和封宜奴异口同声道,语音中充满了怀疑。

????耶律骨欲毕竟辽人,她觉得自己已经是李奇的人了,这种亲昵的举动也理所当然,好奇道:“有什么不妥吗?”

????李师师和封宜奴见耶律骨欲说的坦荡荡,没有丝毫做作,倒还真信了,但封宜奴还是忍不住给李奇递去两道不满的目光。

????啥意思?你这后入门的还吃先入门的醋,这道理到哪里都说不通吧。李奇目光四处飘动。自当没有瞧见。

????李师师微微笑道:“没有不妥。这位一定就是耶律公主吧。”

????耶律骨欲微微颔首,略带一丝落寞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们叫我骨欲就行了。”

????李奇跟他们二人相互介绍了一番,又朝着李师师问道:“师师姑娘,你怎地来呢?”

????封宜奴一听,目光显得有些躲闪。

????李师师笑吟吟道:“师师不请自来,真是冒昧,李师傅勿怪,若是扫了李师傅的兴致,师师可以自行回去。”

????开玩笑。你可是皇上的女人,我敢把你往外面赶么,可是---可是我更不敢把你往屋里请呀。李奇忙道:“哪能呀,师师姑娘能来,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好运当头,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咱别的不说。就这么一个大美女往这一站,这年夜饭吃着都香一些。”

????说话间,他目光突然瞥见封宜奴脸色有异,暗道,难道是她请李师师来防我的,还真有这个可能。这女人太聪明了也不好,看来今晚齐人之福是享不到了。

????李师师都瞧在眼里,嘴角笑意就更浓了,咯咯笑道:“李师傅真会说话,那师师就厚颜留下了。”

????“哪里的话。师师姑娘太见外不是。”

????封宜奴突然问道:“李奇,你在做甚么?”

????“饺子。”

????“饺子?”

????二女略带一丝诧异道。她们以为李奇亲手操办的年夜饭自然是色香味俱全,没想到却是简简单单的饺子。

????“不错,你们没有听说这么一句话么,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

????“甚么?”

????三女都瞪大双眼,这后半句对她们而言可以称得上惊世骇俗了。

????糟糕,又说漏嘴了,这是谁TM改编的,还改编的这么顺口,真TM是个天才。李奇忙改口道:“不不不,应该是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倒着。”

????李师师轻吐一口气道:“你这人说话有时候能哄得人开心,有时候也能把人给吓个半死。”

????这可不是我说的。李奇在心里辩驳了一句。

????封宜奴突然道:“姐姐,你有没有做过饺子。”

????李师师啊了一声,摇摇头道:“没有。”她自从就学习各种乐器,哪有空学做饺子。

????封宜奴道:“我看着这做饺子似乎挺有趣的,不如我们也学着做,姐姐,你以为如何?”

????“我倒也有此意。”李师师说着突然瞥了李奇一眼,道:“可是这事我做不了主,还得李师傅点头,我就是怕打扰李师傅了。”

????你已经打扰了,好事全让你给破坏了,还在乎这点功夫。李奇笑道:“师师姑娘放心,我做菜很专心的,一般人真打扰不了。”心里又补充一句,美女例外。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洗手。”李奇一本正经道,任何一个想接触厨房的人,他说的都是这两个字。

????“......!”

????等到二女洗完后,李奇又拿起两件围裙给她们,不过这美女穿上围裙依然不像一个厨娘,反而像是一个模特,或许她们出现在厨房,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一切准备工作做周全后,李奇开始一丝不苟的教她们擀面皮,由于李师师在,他可不敢乱伸咸猪手了,规规矩矩的。

????李师师见到李奇这一本正经的模样,又想起方才进来见到的那一幕,心中只觉好笑,朝着站在她身边指导她的李奇揶揄道:“李师傅,你方才教骨欲不是这么教的啊?”

????我倒是想,可我敢么,你不要命,我还要了。李奇被揶揄的哪里说的出话来,干笑了几声,做不得声啊。

????李师师也没有穷追猛打,问道:“李师傅,是不是待会还有人来?”

????“没有啊!”

????“那你为何准备这么多馅料?我们四人可吃不完。”

????“哦,我是打算多做一些,明天送人。”

????“原来如此。”李师师稍稍点头,又道:“这饺子我也吃过不少,可是我想金刀厨王做的,一定会与众不同吧。”

????李奇摇摇头道:“也没有什么不同,我今日准备了两种饺子,一种是非常传统的韭菜猪肉饺子,另一种就是高汤水饺,我以为年夜饭,年夜饭,吃的是一种喜庆,是一种亲人团聚气氛,菜式的本身不是很重要。”

????此话一出,三女都为之一怔,目光渐渐变得黯淡起来。

????李师师神色黯然,轻轻点头道:“若能与亲人相聚一起,纵使粗茶淡饭,那也胜过人间百味。”

????“亲人?”封宜奴眼中泛起一丝泪光,低着头道:“自我懂事以来,还从未尝过年夜饭的味道。”

????也许在别人看来,唾手可得,或者说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在她的生命里却是那么的可遇不可求。

????在这一刻,屋内的四人产生了一种共鸣。

????他们四人一个是皇上的女人,一个是当朝新贵,一个曾经是公主,一个是众人心目中的女神。表面上看是非常光鲜,但其实很多人都有着他们羡慕而不可得东西,那就是亲情,爱情是可以培养的,是可以重新获取的,但是亲情是与生俱来,没有了就是没有了,再也找不回了,可正是因为亲情具有与生俱来的特殊性,所以一般人都要等到失去以后,还明白这个道理,但那时已经为时已晚。

????李奇握住封宜奴的双手,柔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家。”

????封宜奴猛地一怔,这简单的一句话,在她心中却胜过千百句甜言蜜语,因为这就是她多年来苦苦追寻的东西。

????一旁的李师师突然冒出一句“我也要。”

????“咳咳咳...。”

????这玩笑开大了!李奇险些被这句“我也要”给吓晕了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ag官方微博,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天正式恢复以往的更新,早上八点,下午五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