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三十章 受阻-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七百三十章 受阻

第七百三十章 受阻2017-11-10 21:27:23Ctrl+D 收藏本站

????军粮一事无疑打乱了李奇今年的计划,所以无论是处于何种理由,李奇都必须得尽快解决此事,一路上是马不停息,日夜兼程,这若换做是两年前,估计那些士兵会被折腾的够呛,但是经过这两年的艰苦训练,那些士兵都成为了一名名名副其实的战士,对于这种速度那是家常便饭,最先受不了的还是李奇这个头头,赶了七日路,身体就有些吃不消了,没有办法,只能改剩马车,继续赶路。

????由于西北战事频繁,所以从东京到凤翔府的道路十分开阔平坦,这也为李奇提供了不小的便利。

????忽忽数日,由李奇率领这支先锋军终于到凤翔府边境。

????到了这里了,李奇没有再急着赶路了,吩咐全军就地安营扎寨。

????帐篷内,烛光晃动,李奇坐在矮桌前,马桥站在其身后,而那酒鬼则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打起盹来了,他可不愿管这些烂事,若非李奇威逼利诱,他根本就不会来。而岳飞兄弟牛皋等一干将领分坐左右,在来的路上,李奇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们。扫视一眼,问道:“咱们现在离凤翔府衙还有多远?”

????岳飞抱拳道:“回禀步帅,我军现在离凤翔府衙不到一百里路,若是快马兼程,明日酉时便可达到。”

????牛皋道:“步帅,末将认为咱们不应先去凤翔府。”

????李奇哦了一声,道:“此话怎说?”

????牛皋道:“两万石军粮在此地被劫,并且还有两三千士兵,绝不算是小事,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而这凤翔府知府却上奏说毫不知情,其中定有猫腻,末将以为要么这凤翔府知府就是带头人,谎报军情,要么他已经被控制了。若是我军贸然前进,恐孤军深入,一旦遭遇埋伏,那可能会重蹈折家军的后尘。”

????其实这也是李奇所顾虑的。点点头,道:“种家军那边可有消息?”

????“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岳飞道:“不过种家军和折家军同是我大宋最精锐的军队,一旦将种家军牵扯进来。万一发生任何意外,那么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我军必将会陷入两难的境地。”

????李奇道:“这是当然,若非万一,我也不想将种家军牵扯进来,所以前些天我与种公商量的时候。让他在延安府边境部署就行了,反正延安府离凤翔府也没有多远。”顿了顿,他又道:“那你们以为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岳飞道:“牛皋说的不错,如今情况尚未明了,若贸然深入,太过危险。那两万军粮被劫是发生在岐山县,但是那些商人却是在麟游县见到那些村民运送军粮。所以末将觉得,咱们可以先派哨探前去打探消息,而后再做打算。”

????牛皋点头道:“末将也是这般认为的。”

????“唉!”

????就在这时,李奇身旁突然响起了一声叹息。

????李奇转头一看,只见马桥站在那里一个劲的摇头晃脑,好奇道:“我说马桥,你叹个什么气?”

????马桥一脸悲伤,感慨道:“这么弄下去,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到师妹,也不知道师妹他在京城过的还好不。”

????“.......!”

????这厮怎地又扯到他师妹身上去了。李奇顶着一头冷汗。问道:“那敢问你有何高见?”

????马桥不屑道:“什么孤军深入,那只是胆小的借口而已,再者说,咱们是来捉贼,又不是来打战的。犯得着这样么,我肯定那凤翔府知府一定是个大贪官,派兵把他捉来拷问一番就行了,你们若怕,我去便是,给我一---一百人马便行。”

????在他的心中,那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岳飞急忙道:“马兄,此事绝非如此简单,你可莫要轻敌?”

????马桥轻哼道:“轻敌?就这等贪官也敢在我马桥面前称敌,岳小哥,你太瞧不起我马桥了吧。”

????岳飞一阵无语。

????我也是疯了,竟然询问他的意见。李奇正欲开口,那酒鬼又叫道:“就是,就是,小桥说的太对了,其实我们师徒俩去就行了,早日完事,早点回去喝酒,军中不能喝酒,这究竟是哪个鸟人订的规矩。”

????李奇脸一沉道:“正是本帅。”

????酒鬼一听,赶忙笑道:“误会,误会。”开玩笑,如今他可全指望李奇提供酒给他喝,他得罪谁,也不会得罪李奇啊,绝对的财神爷!

????马桥傲气道:“免了。跟你去,还不如我一个人去。”

????李奇欺负我也就算了,你小子也来凑热闹,真是岂有此理。酒鬼怒道:“小桥,你这话何意,莫不是看不起为师?”

????马桥哼道:“当初为我师妹报仇,如此重大的事,你尚且都能失约,你叫我如何能够看得起你。”

????这真是酒鬼一生中不能抹去的污点,登时无语了,讪讪一笑,道:“小桥,为师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做人要及时行乐,过去的就莫要再提了。”

????马桥一听这话,双目一瞪,道:“酒鬼,如今师妹大仇未报,这都是因为你所致,你竟还说及时行乐,要是我师妹听到你这么说,那得多伤心啊!”

????嘿!敢情在你心目中,鲁美美的仇还比国家大事还要重要了?李奇听得心中很不是滋味,忙道:“够了,够了,你们两个要争就去外面争。”说着他又朝着岳飞,道:“岳飞你快去安排。”

????岳飞点点头,突然问道:“步帅,是让马兄去,还是派哨探前往。”

????偶像啊,你怎也会问这种蠢问题,看来是被马桥这厮给带坏了。李奇欲哭无泪道:“当然是哨探。”

????“遵命。”

????当晚,由十名哨探组成的情报队伍就连夜出发去往了麟游县。而就在第二日正午,种师道那边就已经传来消息,说已经准备妥当,有种家军做后盾。这让李奇放心不少。

????可是,状况还是发生了。

????直到第三日的正午,那十名哨探兀自没有归来,这让李奇有些不知所措,在帐篷内踱来踱去。前天晚上,他千叮万嘱,告诉那些探子,不管情况怎么样,第三日上午一定要赶回来。

????“步帅。”

????这时,岳飞突然走了进来。

????李奇忙问道:“怎么样?他们回来了么?”

????岳飞摇摇头。

????李奇听得不禁眉头紧锁。

????岳飞犹犹豫豫道:“末将---末将---。”

????李奇道:“你有话就直说。”

????岳飞低着头道:“末将恐怕他们已经遭遇不测。”语气中充满了悲痛。要知道那些人可都是他的兵啊!

????李奇其实早就想到这一点了,因为那十名哨探可都是他训练出来的,知道军令代表着什么,若非发生意外,绝不会现在都还没有来。闭眼轻叹一声,道:“去叫牛皋他们来。”

????“是。”

????大帐内。气氛异常沉重,岳飞等将领都沉默不语。如今的凤翔府就如同鬼门关一样,任何人进去都犹如石沉大海,有去不回,让人为之感到毛骨悚然。

????李奇淡淡道:“现在可不是哀悼的时候,我们的职责可是保家卫国,没工夫在这瞎耽误。得尽快想出对策来。”

????岳飞和牛皋对视一眼,岳飞道:“步帅,咱们现在很可能已经在敌人的监视中,决不能再分兵,以免被敌人逐个击破。”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李奇点点头,又道:“可是如此一来,我们就如同瞎子一般,对前面的情况一点也不清楚。”

????其余人一听,皆是一筹莫展。

????岳飞突然道:“步帅,我等奉命前来调查此事。若是只因十名哨探就退兵,这无法向皇上交代,但若继续等待下去,那也于事无补,反而会助长敌人的气焰。甚至还会导致军心不稳,对我军极为不利,所以末将认为,应当立刻进军,彰显我禁军气势。我们带来的人都是上四军的精锐,配有最新式的装备,真要打起来,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牛皋大咧咧道:“岳小哥说的不错,咱们到此,必定要讨个明白,岂能不战而退,空手而回。”

????李奇沉吟半响,也觉得如今只有这一条路可行,拍板道:“好。明日辰时,若那十名哨探还未有消息,我们立刻动身前往麟游县。”

????第二日,辰时刚到,但是那十名哨探兀自没有任何消息,李奇立刻传令,朝着麟游县进军,在路上,也遇到一些行人,但都是一问三不知,这令李奇好生苦恼。行得半日,大军终于来到了麟游县附近,四周一片静寂,路上几乎都看不到人影。

????李奇目光朝着左边望去,道:“如今正是春耕时节,但是田中却无一人耕种,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岳飞,你立刻传令下去,放慢速度,让将士们加以戒备。”

????“遵命。”

????马桥忽然骑马上前,头朝着最前方扬了下,小声道:“步帅,前面树林里似乎有人。”

????李奇大惊,举目望去,只见不远处有着一处茂密树林,道:“你可看仔细呢?”

????酒鬼打着哈欠道:“人家小桥自小从深山里长得,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再说我方才也瞧见有人影晃动。”

????李奇这下是深信不疑了,忙道:“牛皋,你立刻派人前去打探。”

????“不用那么麻烦了!”

????酒鬼摆摆手,兴奋道:“以前在山里总是跟畜生玩,太没劲了,就让我去会会他们吧。”说完也不等李奇答允,一抽马鞭,疾奔而去。

????糟糕!李奇忙伸出手道:“且慢。”这话刚出口,那酒鬼已经跑出老远了,骂道:“这厮真是坏我大事。”

????忽听得一旁的马桥却郁闷的嘀咕道:“可恶,竟然被这臭酒鬼抢先了,真是岂有此理。”

????“嗯?”

????李奇惊讶的望着马桥。

????只见那酒鬼待冲到树林前面,突然从马上跳了下来,速度却不减,如同鬼魅一般钻入了那片茂密树林。只能说没有喝酒的酒鬼,脑子都清醒一些,还能想到,一旦进入了那茂密的树林,马就等于了累赘。

????牛皋上前道:“步帅,末将愿领兵前往救援。”

????岳飞忙道:“不可,这很可能是敌人的诱敌之计,而且那树林太过茂密,敌人很可能在里面设有埋伏。”

????他说的不错,万一里面有埋伏,我军贸然进入,很可能就会全军覆没,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带这酒鬼来。李奇面色显得异常忧虑,忽见马桥拉拢着脑袋,嘴里还在喋喋不休,纳闷道:“马桥,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似的?他毕竟是你师父呀。”

????马桥没好气道:“我为何要替他担心,记得当初我被大虫追着咬的时候,他还在一旁幸灾乐祸,哈哈大笑。”

????被大虫追着咬?

????岳飞牛皋不禁面面相觑。牛皋还好奇道:“马小哥,后来怎样?”

????马桥道:“那时候我还小,打不过那大虫,只能爬到树上去,不过我后面还是报了仇。”

????李奇对此早就了解了,但是他知道李奇这人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要是酒鬼真会遇到危险,他不可能无动于衷,试探道:“那你就任由酒鬼去死?”

????马桥摇摇头道:“他可没这么容易死,那树林恁地茂密,只要酒鬼没有喝酒,那就没人能伤得了他,最多也就是狼狈的逃了回来。”说这话时,那是一脸的信心啊!

????李奇见马桥都这般说了,心中的大石也落了下来,立刻吩咐全军快速前行,去到了树林外面,摆好阵型,随时准备迎敌。

????半个小时过去了。树林里一片静寂,静的的让人害怕。

????马桥脸上的表情从信心满满,变得茫然,又变得有些焦虑,嘀咕道:“那酒鬼又在玩什么把戏?”

????李奇眉头紧锁,两条长眉都快扭成麻花了,时间过了的越久,情况就越不妙。

????正当众人感到焦虑的时候,树林里面突然想起一声嘶哑的叫喊:“哇呀呀,无耻小儿,有胆你们就追出来,看你酒爷爷不灭了你们。”

????岳飞赶紧举手,传令道:“弓箭手准备。”

????唰唰唰!

????一千弓箭手立刻手持新式弓弩,进入了紧急戒备状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ag官方微博,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