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满状态复活-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满状态复活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满状态复活2017-11-10 21:40:57Ctrl+D 收藏本站

????啪!啪!啪!

????“呼---!十娘,你医术又有非常大的进步呀,为师感到非常的欣慰。”

????李奇"chi luo"着身体坐起身来,但见他背后全都是一块块红红的圆印,牛逼哄哄的表情,做了几个扩胸的运动,表情十分惬意,爽道:“真是舒坦啊!咦?十娘,你摸我干什么?哎呦,轻点轻点,扭到了,原来就是把脉呀,你早说呀,你要把脉,我能不给你把吗,就算不给你把,那你也不能强求呀,你这跟强jian有什么区别?”

????刘云熙实在受不了了,冷冷瞥了眼李奇,道:“你现在是病人,我是郎中。”

????李奇嚣张道:“那又如何?”

????“我害人的本事不比医人的本事差。”

????“了解。”

????李奇点点头,道:“你尽情把脉吧,你想把多久,就把多久,小弟绝无二话。”

????“闭嘴。”

????“.......!”

????刘云熙瞧李奇这德行,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收回手来,又若有所思道:“想不到这在这吸筒法里面加上明火,效果会好这么多,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原来李奇在西湖虽然大难不死,但是活罪难免,整个人都虚脱了,情况也是非常危险,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这才醒了过来,但是又因寒气入体,这一醒来就是大病一场,真是祸不单行呀,幸亏这里住着一个神医,否则还真是活受罪呀。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李奇的身体这才缓缓恢复过来。

????来到大宋这么久。他还是头一次遭此重罪。

????而在治病的过程中,当刘云熙谈到关于寒气的问题时,李奇突然想起火罐来,于是将将这方法告诉了刘云熙,关于打火罐,他父亲是行家,左右邻居经常找他父亲帮忙,他也会。但不是很熟练,但是教一个女神医,那还是不在话下。

????刘云熙医学天赋那真不是盖的,很快就领悟了这火罐法的窍门,并且还有霍南希和胡北庆这两个标本做练习,不到五日,便已经能够熟练运用了。并且还用针灸在旁辅助,制定出了一个治疗方案。

????等到李奇身体渐渐复原后,刘云熙就给他做了一个疗程,今日是最后一天了,李奇觉得身子都轻松了许多。

????其实拔罐法在西汉就已经出现了,原本称为角法。到了宋代得到了非常大的进步,但是现在还没有火罐法,一般都是将竹筒在沸水中煮,然后借着温度吸附在人身上。

????李奇这一到来,立刻将拔罐法的技巧。提升了数百年的。

????“那还用说,就咱两的关系。不好的,我能教你吗?”李奇开始攀交情了。

????可惜刘云熙根本就不懂什么攀交情,自顾问道:“这真的是你想出来的?”

????“当然,不然你见谁这么弄过?”

????李奇说的是连眼都不眨,那脸皮厚的,真是刀枪不入了,恐怕也只有寒气这种以无剑胜有剑的武器才能侵入了。

????看来这还真是他想出来的,师父曾走遍大江南北,也从未见过这种火罐法。刘云熙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道:“想不到你还会医术?”

????“这是必须的,医厨不分家吗。”李奇大咧咧说了一句,又嘿嘿道:“十娘,你看,我教了你这么厉害的一招,你是不是欠我一份人情啊!”

????说真的,当今天下,他最看重的就是刘云熙的人情,哪怕是赵楷的人情,也没有刘云熙的人情值钱,因为赵楷欠他太多了,估计五十岁前,是不可能还清的,而他如今也彻底明白了,只要手握十娘人情,就算被人砍上几刀也浑然不怕,真是太保值了。

????刘云熙一愣,哼道:“我不也帮你治病了吗?”

????“哎哎哎,这账可不能这么算呀,这等小病,随便哪个郎中都能治,可火罐法就我一个人会啊。”李奇急忙道。

????“是吗?”刘云熙一笑,道:“那你为何不换人来帮你治?你就别得寸进尺了,你可知道,你当初是在极度虚弱时,寒气入体,已经侵入五脏六腑,病情非常严重,虽然不至于丧命,但是若施医不当,很可能这病痛会伴随你一生。”

????“真的假的?”李奇皱眉道:“你不会是吓我的吧?”

????刘云熙撇了下嘴,道:“你若不信,大可以再去试试。”

????“免了,免了,姑且信你这一回,好吧,就当是给你的医药费,反正你的医药费也不便宜,特别是对于我这一种土豪而言。”李奇摆摆手,露出一副吃了多大亏似得。

????刘云熙哪里听不出李奇是在暗讽她当初要了白时中所有的家财,也懒得与他争辩,看着竹筒,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忏愧了吧,就先放你一马吧。李奇自我安慰了一番,问道:“对了,你好像还没有告诉你的病人,他的病情怎么样?”

????刘云熙道:“你体内的寒气已经去除的差不多了,真是想不到这针灸加上火罐竟然有这么好的效果。不过,你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也该下床动动了,出一身汗,估计就能彻底痊愈了。”

????“这个简单。”李奇说着迟疑了片刻,又问道:“那---那夫人呢?”

????刘云熙道:“秦夫人与你的情况差不多,但是她并没有跟你一般出现虚脱的迹象,所以早两日就差不多好了,只是她不肯出去多多走动下,不出这一身汗,体内的毒气和寒气难排除干净。”

????李奇急切道:“那你就应该让她多运动呀。”

????刘云熙道:“我已经告诉她了,但是她不去,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这医生未免太不负责了,不过那病人也真是不知好歹。难道她是等我一块运动,也不错哦。李奇想着想着。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人又疯了。

????刘云熙见李奇坐在那里一个劲的傻笑,不去理会他,又思考了起来。

????就在这时,马桥突然走了进来,道:“步帅,欧阳知府来了。”

????“来的这么巧?”李奇道:“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欧阳澈就走了进来,屋内的景象。让他登时傻了,只见李奇就穿着一条大短裤坐在床上,而边上还坐着一个女人。

????“抱歉,抱歉!”

????欧阳澈可是君子呀,用一只手遮住脸,急急退了出去。

????神马情况?李奇也懵了,不禁与刘云熙对视一眼。

????刘云熙二话不说。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虽然她一句话没有说,但是李奇明白了,赶紧穿好衣服,又将欧阳澈叫了进来。

????“下官见过枢密使。”

????李奇不悦的瞧了他一眼,道:“我说欧阳,你这思想未免也太肮脏了吧?”

????“枢密使此话怎说?”

????欧阳澈错愕的望着李奇。

????李奇啧了一声。道:“方才那一幕,不过是人家十娘在帮我看病,人家一个女人都不在意,这是何等的专业呀,应当令人敬佩。可是你看你,什么德行啊。要是里面坐着的是我妻子,我能让你进来吗?我现在很好奇,你这知府究竟是怎么当上的啊。”

????欧阳澈被李奇训得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白,没有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唯有点头称是,“抱歉,抱歉,下官冒犯了枢密使。”

????日。又是抱歉,这家伙到底听懂我的话没?李奇翻了翻白眼,道:“算了,算了,跟你除了公事外,还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你找我有什么事?说吧。”

????这一说到公事,欧阳澈果真松了口气,忙道:“在前两日,罪犯雷飞燕已经自行来官衙自首了。”

????李奇哦了一声,语气非常平淡道:“自首?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澈道:“是这样的,其实在枢密使你出事的第五日,雷老夫人就带着她的两个外孙就来到府衙找到下官。原来雷飞燕本来是要她们一块离开的,但是他们一家人刚出了杭州,雷飞燕突然留下一封信,然后独自回到了杭州,雷老夫人害怕雷飞燕会做傻事,于是也急急忙忙赶回了杭州,后来她得知我们正在通缉雷飞燕,才知道雷飞燕闯下弥天大祸,于是就来到府衙,希望能够代雷飞燕受罪。

????而雷飞燕当日逃走后,就想去找雷老夫人他们,可是却没有找到,后来又听到消息,雷老夫人他们回杭州了,还要代她领罪,于是她就赶来自首,希望我们能够放过雷老夫人和她的两个儿子。”

????“原来如此。”

????李奇问道:“论罪该如何处置他们?”

????欧阳澈迟疑了片刻,道:“雷飞燕意欲谋害朝中一品,就算将她满门抄斩,亦不为过。”

????“既然如此,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欧阳澈愣了愣,颔首道:“是,下官知道该怎么做呢?”

????李奇道:“那你该怎么做?”

????“我---。”

????李奇抢先道:“好了,你在我面前演戏了,演技都还不如衙内,你分明就是起了恻隐之心,但是又碍于你现在是杭州知府,必须要做到执法公正,再加上我还在上面压着,但如果是我命你放过雷老夫人,那么这一切问题都不存在了。”

????欧阳澈似乎被李奇说中的心思,满脸尴尬之色,此事既然涉及到了李奇,而且还非常眼中,那么就不是他能够做主的了。

????李奇叹了口气,挥挥手道:“将她们一家大小流放海外那些正在建设的岛屿,永不准回来,那里正缺人了。”

????“那雷飞燕呢?”

????“当日一起啊。”

????“啊?”

????欧阳澈原本只是希望李奇能够放过雷老夫人和那两个孩子,至于雷飞燕,他以为肯定是难逃一死,就算判凌迟,也只是李奇一句话的事,而且一点也不为过,可是没有想到李奇竟然要放雷飞燕一条生路,这令他倒是有些看不懂了。

????李奇一笑。道:“欧阳,这种事要么就斩草除根。将雷家满门抄斩,但是你我都知道,其实雷老夫人才是整件事的最大受害者,不然你也就不会来这里了,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啊,我是下不去这手,既然如此,那我们何不再退一步。要杀一个人。这很简单,但是杀了他,我又能得到什么呢?该受的苦我都受了,与其让这世上多几个坟包占地方,还不如让他们戴罪立功,做一些对这个国家的有贡献的事。

????我大宋如今正在抢占海外的岛屿,这需要大量的人。就让他们一家去那里吧,至于今后怎么样,就看他们的造化了。当然,如果对方是王黼或者李邦彦,我一定会斩草除根,但是雷飞燕的话。她能害我一次,就已经是走狗屎运了,绝对没有下一次了。再说,那些岛屿上面,想我死的人。多得我都懒得记了,哪一个不必她厉害一万倍。多她一个也不嫌多了,这事就这么办吧。”

????欧阳澈见李奇都这么说了,自然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点头道:“下官明白了。”说着,他就站起身来,道:“下官就先告退了。”

????“嗯。你去吧。”

????欧阳澈转身就出去了,可是这一打开门,就听他说道:“赵夫人。”

????“欧阳知府。”

????李奇走了过去,见李清照站在门前,招招手,笑呵呵道:“清照姐姐。”

????李清照神色略显尴尬道:“我方才听十娘说,你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想过来看看,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欧阳澈忙道:“没有,没有,我已经与枢密使谈完了,如今正准备告辞,欧阳就先告辞了。”

????“慢走。”

????“回见。”

????欧阳澈走后,李奇见外面天气不错,许久没有晒过太阳的他,于是就和李清照来到外面的围栏旁坐下。

????李清照瞧了眼李奇,显得有些犹豫。

????李奇心如明镜,笑呵呵道:“清照姐姐,你是不是非常疑惑,为什么我会放过雷飞燕?”

????李清照略显尴尬道:“方才我非故意偷听---。”

????“没事,这又不是什么机密。”李奇叹了口气,道:“对于如今的我而言,表面上的任何危险,都不能算作危险,真正的危险是未知,雷飞燕已经露面了,她就对我产生不了威胁了,而我要杀她,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如果是当时抓住她,我可能会将她碎尸万段,但是如今我心中的气已经消了,而且---”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笑,转而道:“即便杀了她,我也得不到任何快感,况且报复一个女人,实在是提不起我的兴趣,除非牵扯到我身边的人,否则的话,我追求的永远是利益,当今世上,要培养一个成人,需要很多很多粮食,我不能让这粮食浪费,如今正是她回报这个国家的时候,杀了她就太可惜了,就这么简单。”

????这一番话让李清照沉思的半响,突然自嘲一笑,道:“利益,以前你也经常将这个词挂在嘴边,但是当时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眼中只有利益的奸商,然而,你口中的利益多半都是指国家的利益,倒是是我妇人之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李奇摇摇头道:“我曾说过,你是我人生中一位非常重要的导师,正是因为你的存在,我心目中的利益,才会由个人利益,转变成更大的利益,是你让我深刻的明白了一个民族的尊严和意义,我也希望,清照姐姐你能一直在我身边,监督着我,提醒我,帮我指正一些错误。”

????想不到我竟然对他这么重要?李清照心中是既欣慰,又是感动,但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李奇面前,就好像变得完美无缺一样,报以羞涩一笑,道:“其实你这么年轻,又居高位,还能做到恁地谦虚,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想必这才是你成功的原因。如果你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会义不容辞的,我实在是受够了狭隘的疆土,常年受人欺负,如今夫君也走了,我已经别无他求,只愿能在有生之年,见到一个真正的中原大国,见到曾近那个民族。”

????“曾近那个民族。”李奇突然一笑,点头道:“你一定会见到的,我向你保证。”

????“我会记住你的这个保证。”说这话时,李清照眼中透着一丝向往,过了片刻,她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带着一丝内疚道:“其实---其实我早已经知道了,当日三娘本不应该有此一劫,她这是代我受了这苦,是我连累了你们。”

????这话她早就想说了,只是前些日子,李奇一直卧病在床,她也不想打扰李奇,但是这声抱歉不说出去,她总觉得心里挺不好受的,虽然她不是君子,但是她也是坦荡荡的活着。

????李奇苦口婆心道:“清照姐姐,这事没有谁连累谁,如果我当时不去,谁又会怪我,谁又敢怪我,这都是我自愿的,退一万步说,即便雷飞燕当时抓得是清照姐姐你,难道我就不会去了吗?这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不喜欢回头看,目前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去处理,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雷飞燕当时若抓得是清照姐姐你,这情况还真有些不一样。”

????李清照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李奇道:“至少清照姐姐你比夫人轻多了,我应该不会落得这般狼狈,这是最让我介怀的了。”

????李清照一愣之下,不禁笑出声来。

????李奇呵呵道:“这就对了吗,每个人都希望能够活在笑声中,而不是内疚中,要是这身边的人整天不是内疚,就是道歉,我也不好过,这对病人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我现在需要的是阳光,其实把这当做是我们的一次历险,也挺刺激的。”

????是啊!现在说这些,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李清照不跟秦夫人一样,她是一个非常睿智开明的女人,点了下头,却道:“可你只说对了一半。”

????这下轮到李奇犯愣了。

????李清照笑道:“我还会水性。”

????“真的吗?”李奇一拍脑门道:“哎呦,清照姐姐,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教会夫人她游泳。”

????“这或许就是天意吧!”

????天意?李奇愣了愣,傻傻一笑,但立刻就清醒过来,耸耸肩道:“任何已经发生过的事,都是属于天意。”说着,他立马转移话题,道:“对了,清照姐姐,等会有没有兴趣去试验下场地?”

????“试验场地?”

????“就是打羽毛球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ag官方微博,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