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剖腹产-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剖腹产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剖腹产2017-11-10 21:45:6Ctrl+D 收藏本站

????不管怎么样,赵菁燕还是回来了,作为皇帝,作为她的堂兄,不可能装作不知,怎么也得与她见上一面。只是赵楷前些日子忙着立法院的事,一直没有抽出空来,如今立法院成立了,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与赵菁燕见上一面。

????“吁---!”

????“赵公子,我们到了。”

????赵楷从马车上下来,望着面前的山谷,诧异道:“这里是?”

????李奇讪讪道:“这里以前是太上皇为李师师准备的水榭。”

????赵楷一听,嘴角挂着讽刺的笑意,摇了摇头,又微微瞪了一眼李奇,道:“你还真是会选地方呀。”

????李奇干笑两声,道:“我只知道浪费可耻。”

????来到里面,只见阁楼水榭,竹桥枫亭,风景迷人。赵楷望着一切,暗想,这一定耗费了不少人的汗水,为了一个女人如此,这真的值得么?

????“卑职见过枢密使。”

????守在唯一入口的四名护卫见李奇来了,赶紧抱拳行礼,不过他们并不认识赵楷,毕竟不是每个护卫都能见到皇帝的。

????李奇点了下头,又朝着赵楷道:“赵公子,为燕福宗姬动用几名护卫,这应该不算是以公谋私吧。”

????这厮真是心思慎密呀。赵楷小声道:“我回去就让立法院在以公谋私上面多下点功夫。”

????李奇啊了一声,郁闷道:“这话听着咋有点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赵楷哈哈一笑,抬腿走了进去。

????李奇嘴皮动了几下,随后就跟了过去。

????来到水榭里面,忽听得一女子惊叫了一声。

????正是赵菁燕的声音。

????又听得一人激动的嚷道:“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这分明就是有人在生孩子呀。

????赵楷猛地一怔,怒火滔天的望向李奇。

????李奇满头雾水,冤枉道:“赵公子,这我真是冤枉的啊。我和燕福一直都是相敬如宾,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赵楷指了指李奇,话都说不出来了,急匆匆的往里面走去。

????神马情况?

????李奇就如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回京后,原本是想将赵菁燕刘云熙她们安排在他西郊的庄园,但是她们都不喜欢太多人的地方,于是李奇就想到李师师的这一处水榭,自从赵佶退位后,这里自然就由李奇接管了。当然,包括这里的女主人。

????而怪九郎一家也不太喜欢居住在闹市,这水榭非常隐蔽,所以他们几人就都搬了进来。

????由于李奇一回到京城,就忙的停不下来,所以这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他心想,这里面就三个女人,刘云熙,尹氏。赵菁燕,但问题是这三个女人都没有生孕,即便有,那也不可能现在就生养了。因为李奇回京时,她们个个都还是细腰"qiao tun",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生养了,可是除了她们外。这里也没有别的女人了。

????这越想就越好奇,李奇赶紧跟了进去。

????来到外屋时,里面是空无一人。二人又快步往里屋走去。

????来到里屋,只见一道屏风后面,站着几道人影。

????忽听一苍老的声音,道:“什么人?”

????是怪九郎的声音。

????李奇忙应道:“怪兄,是我。”

????说话间,二人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屏风后面,只见里面怪九郎一家三口刘云熙赵菁燕都围在一张竹床边上。

????赵菁燕一眼就看见了赵楷,不禁大惊失色。

????李奇却顾不得这么多,忙走了过去,打量着,关切道:“燕福,方才是你叫么?”

????赵菁燕一愣,点了下头。

????李奇又问道:“你无缘无故叫什么?”

????忽听一人低声道:“要说话去外面说去。”

????赵楷转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翁,他在来的路上,已经听李奇说起过怪九郎,暗想,这位肯定就是女神医的师父,这脾性果然有些怪。

????李奇听得是冷汗直流,老怪呀,麻烦你好歹也看看对方是谁再开口好不。幸好赵楷这人不拘小节,也没有在意。

????赵菁燕尴尬一笑,然后往里面往竹床上面指了指。

????赵楷李奇看得非常好奇,于是探过头去,往里面一看,这一瞟去,二人的动作出奇一致,都是两腮一鼓,差点没有吐出来,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原来里面趟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大母猪,只见猪的腹部切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里面露出一个血淋漓的小猪头,而刘云熙正用沾满了鲜血的双手将小猪从母猪的肚中取出。

????这突如起来的血腥一幕,让毫无准备的李奇和赵楷差点没有将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赵楷好不容易憋住,惊讶的望着赵菁燕,打着手势,好似在询问,你们这究竟是在干什么?

????但是赵菁燕双目却闪烁着兴奋,只是给赵楷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让他再等等。

????李奇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再探过头去,忍着恶心看了看,突然心中一惊,这---这难道是剖腹产?

????这年头可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肚子给破开,当然,猪同样也是如此。

????赵楷也凑了过来,紧锁着眉头,虽然他不懂什么剖腹产,但是他也看出些门道来,只是他心中暗自叹息,此举无疑是杀母取子,真是大逆不道,若是人的话,我定不会放过他们。

????对于赵楷而言,这肚子都剖开了,那肯定是必死无疑呀。

????又见尹氏用布包着小乳猪离开了,而刘云熙突然拿出针线来,赵楷看得又是一惊,难道她还准备救活这母猪不成?这可不是缝衣服呀,烂了缝好就行了,虽然是猪,那也是血肉躯体呀。

????但是他的疑惑并没有让刘云熙停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刘云熙终于将伤口缝好了,沈文赶紧将涂有草药的白布递了过来。刘云熙接过白布后,又包在伤口上。

????随后,她轻轻吐的口气,向怪九郎道:“师父,你认为此次能否成功?”

????怪九郎皱着眉头道:“这一种医术,为师也是头一回尝试,故此也拿捏不准,但是现在你已经能活着取出所有的小猪,只要能够保证母猪的安全,那么就算是成功了。若能做到如此,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赵楷听着好奇,小声道:“这母猪还能救活?”

????语气里面带有惊讶的意思。

????刘云熙微微一怔,转头一看,先是看到李奇,眼中闪过一抹喜悦,随后又看到赵楷,当初开封保卫战的时候,她与赵楷是见过的。自然认得这就是当今皇上。

????李奇忙道:“十娘,这位是赵公子,我的好友。”

????刘云熙一怔,稍稍点了下头。

????赵楷也是点头示意。又赶紧问道:“十娘,你方才是在做什么?”

????刘云熙眼皮稍稍抬起,望向李奇,道:“你何不问他?”

????赵楷转过头来。惊讶的望着李奇道:“这也与你有关?我可不知道你还会医术。”

????李奇翻了下白眼道:“赵公子误会了,我可不会什么医术。”

????赵菁燕见怪九郎面色不悦了,忙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去外面说吧。”

????怪九郎淡淡道:“十娘,你也去外面休息一下吧,这里为师看着就行了。”

????刘云熙点了下头,就与李奇他们来到了外面。

????李奇刚一坐下,就笑呵呵道:“十娘,当初我不过就是随口一说,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开始动手了。”

????刘云熙道:“我当初就觉得你说的非常可行,回京之后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想尝试下看。”

????赵楷手一伸,道:“等下,你们在说什么?”

????李奇笑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曾跟刘云熙说过,在我家乡曾有一户人家因为孩子生不出,母子都已经危在旦夕,后来一位艺高人胆大的郎中采取了剖腹产,不但救出了孩子,还保住了母亲。”

????“剖腹产?”

????赵楷大惊失色道:“就好像刚才一样?将肚子剖开?”

????李奇点点头道:“正是如此。”

????赵楷摇头晃脑道:“这如何可行,这肚子都破开了还能活得了?”

????赵菁燕轻轻一笑,道:“三哥莫要惊讶,其实早在南征的途中,就已经有人试过,而且那人也活了下来,现在正在京城,三哥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那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赵楷越听越迷糊了。

????李奇解释道:“当初在南征的战役中,曾有一名士兵,腹部被敌人划破一道口子,由于伤口非常大,不能自行愈合,我就想起家乡那人剖腹取子,于是就建议用针线缝补,这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哪知那名士兵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伤口也得到了愈合。”

????刘云熙道:“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剖腹取子是绝对可行的。”

????赵菁燕叹了口气道:“若能做到如此,那真是天下妇女之福呀,在我大宋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妇人因为生养而丧生,别说穷苦家庭了,哪怕是皇宫内都有不少嫔妃因此丧生。”

????赵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可---可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十娘,那你可有成功?”

????刘云熙道:“这是我第十次实验了,前面五次,一共四十二头乳猪,但是只活下来五头,五只母猪全部死亡,但是最近四次,乳猪倒是全部活下来了,只是母猪的话,还是因为各种问题接连丧生了。”

????赵菁燕笑道:“但是在失败的过程中,我们已经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刘云熙嗯了一声,道:“只要将一些细节做好,我觉得完全有可能让母子都能够平安的活下来。”

????赵楷道:“但这只是猪而已,要是人的话,一旦失手就是两条人命呀。李奇说他家乡那位郎中,可能也只是巧合而已。”

????刘云熙摇头道:“我不这么认为,以前的医术只限于针灸,但是针灸不是万能的,一些外伤的话,针灸根本无用,当初那名士兵能够活下来,这让我觉得这门医术不但能够用于生养,还能用于各种外伤,骨头断了,我们可以切开肉,从里面将骨头接好,筋脉断了,同样也可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