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又是孔子-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又是孔子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又是孔子2017-11-10 21:46:24Ctrl+D 收藏本站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嗯——夫君,你认为将这两句话应用到鼓励学生勤奋读书可好?”

????但见封宜奴捧着本书,歪着头用询问的目光望着李奇。

????汗!搞什么呀,这可是我大学的校训的呀!李奇登时冒出一头冷汗来,道:“你说行就行吧。”

????“嘻嘻,那我可记下了。”

????封宜奴话音刚落,季红奴突然又问道:“夫君,那这句‘先义而后利者荣,先利而后义者辱’可否放到你的经济思想中。”

????李奇还未开口,封宜奴就急急道:“当然不行,当然不行,那岂不是骂夫君无耻。”

????这句话的意思是,先顾礼义后求利益才算光荣,先求利益而不顾礼义便是耻辱。

????封宜奴这言下之意,就是李奇一直都先求利益而不顾礼仪。

????李奇气不打一处来,哼道:“我说宜奴妹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夫君我做生意历来都是光明正大,先礼后兵,以德服人,皇上没有颁发我光荣商人的荣誉,那都是皇上的失策。”

????封宜奴嘻嘻一笑,道:“夫君,你生气了。”

????“你说了。”

????“那——那红奴,你就将这句话记下吧。”[一][本][读]小说

????“哦。”

????“呃且慢。”

????李奇轻咳一声,道:“虽然夫君我是一名正直的商人,但是不代表天下商人都是如此,我怕这话一出,不少商人会对号入座,这对他们的心理造成不小的打击,会让他们感到自卑,毕竟这句话有点伤人自尊了。”

????季红奴懵懂道:“那夫君你的意思是?”

????“删了。”

????李奇低着头搓着额头道,心想。开什么玩笑,无奸不商才是商人的本质啊。

????“夫君——”

????封宜奴又道,可是话还刚出口,李奇就大吼一声,“斯多普!”

????二女怔怔望着李奇。

????李奇无奈道:“夫君我好不容易放一天假,你们却搞的我好像还身处在官衙中,当我求你们了,别再孔子曰,孟子曰了好不,我头都快炸开了。”

????季红奴道:“这是七儿姐让我们这么做的。”

????封宜奴道:“是啊。七娘说夫君你不太爱看书——不,应该是不识道理,也不是,我怎么越说越伤人了。”

????她声音越来越小,说到后面几乎是声若蚊吟,一脸尴尬的望着李奇。

????如今秦桧他们都在开始筹备建立一种新的思想体系,但是李奇对这方面那真是一窍不通,而且又不能大肆宣扬出去,毕竟他们可是在暗中操纵。由于人手缺少的原因,白浅诺只能全家总动员,封宜奴季红奴二女也算是小才女,读过不少书。虽然她们对政治方面不太熟悉,但是从旁辅助还是够了。

????没文化遭人辱啊!李奇含泪望着封宜奴,重重一叹,道:“罢了。罢了,你们继续吧,我找正熙玩去。”

????说着他就起身出去了。他爱美人不假,关公读春秋,他也比较欣赏,但是美人读孔子,他就有些接受不了了,但是没有办法,错误的根本在于他。

????在院内转悠了一个圈,李奇好不容易找到了李正熙,正准备给李正熙一个惊喜,哪知李正熙先给了他一个惊喜。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而——,阿萌,下面是什么去了?”

????“汪汪汪!”

????“难道只能三人行才有我的师父,一人二狗就不行了么?”

????只见李正熙捧着一本论语,仰着小脑袋自言自语道。

????“唉。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李奇抹了抹双眼,转身离开了,心中一声苦叹,我恨孔子。

????对!找十娘去,她对这些可不感兴趣。

????李奇又急忙忙去到了刘云熙的院子,这还没有进去,就远远见到刘云熙手拿屠刀,在替一只羊破腹,鲜血飚射出来,场面何等血腥。

????“呕!”

????李奇强行顶住一口气,差点没有吐出来,赶紧转身逃离。

????难道——难道真的要我去找高衙内他们?

????李奇仰天悲戚,忽然眼中一亮,不对,还有一人。念及至此,他赶紧往耶律骨欲的院子行去。

????“喝——呼——!”

????李奇站在院前,看着里面剑光霍霍,留下一滴热泪后,就转身离开了

????.

????爱情,是起起伏伏的,没有波动的爱情,那就不叫爱情。

????基情,是恒定的。

????这没有办法,李奇只能拖着马桥陪他出去走走,当然,马桥是非常不愿的,不够李奇也有够贱的,他是让鲁美美传的话,要知道,马桥是无法拒绝鲁美美任何一个要求的。

????今日阳光明媚。

????李奇在马桥幽怨的眼神下,漫步在大街上,他今日已经打算好,绝不想公事,毕竟前几日让他都快疯了,他可是一个理科生呀,虽然他只是炒作,但是他还要负责监督,要去除一些不要内容,所以他也是下了不少苦功夫,导致用脑过度,他原本打算和几位娇妻在床上共度一日,好好放松放松,可惜,事与愿违呀。

????无聊啊!

????该找谁去呢?

????李奇抓着头,蔡老货?不行,不行,找他指定还是谈公事,白府?天啊,我家都成工作室了,白府肯定也不例外,还有我那位丈母娘一定又会问东问西的,燕福肯定也是一样,那美妞也是天天政治不离口的,难道——难道真的要我去找高衙内,e,这不是自己往火坑里面跳么,还有谁呢?

????想了好一会儿,他忽然眼中一亮,对了,怎么把她给忘记了。

????念及至此,他立刻一个急转身,往后面走去。

????马桥一愣,道:“枢密使。咱们这是上哪去啊?”

????“王府。”

????.

????“卖甘蔗,卖甘蔗。”

????李奇急匆匆的走着,忽听一路过的老汉喊道,突然一个急刹车,转头喊道:“哎,老汉。”

????“这位——呀,李师傅,不,枢密使!”

????那老汉看到李奇,猛地一惊。

????李奇咦了一声。道:“你认识我么?”

????那老汉快步上前来,放下担子来,先是行了一礼,然后才道:“枢密使莫不是忘了,几年前枢密使曾在小老儿这里买过梨子。”

????“啊?”

????李奇错愕的望着那老汉,实在是没有一点影响了。

????倒是马桥长长哦了一声,道:“我想起了,那日在那蔡攸府邸门前曾见过你一回。”

????“这位小哥真是好记性。”

????马桥轻轻一笑,摆弄了下额头前的那缕长须。

????拜托。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李奇也想起来了,笑问道:“你怎么又改卖甘蔗了?”

????那老汉道:“这多亏皇上隆恩浩荡,在皇上即位时,小老儿也获得了一些土地。然后就改种甘蔗,小老儿还与枢密使醉仙居有些买卖来往,小老儿的甘蔗全都是卖给醉仙居酿酒。”

????李奇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应该享福了。怎么还挑担子出来卖。”

????老汉憨厚的笑道:“小老儿忙碌惯了,这不出门卖些东西,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这就是华夏民族的精神啊!

????李奇点点头。道:“好吧,今日再见,那便是缘分,必须得捧场,你这些甘蔗我全买了。”他说这手怀里一抄,面色登时凝固住了。

????马桥轻轻咳了两声,李奇知道,他也没有带钱,这主仆二人都形成了默契,可见他们是多么不喜欢带钱啊!

????还是现在的钱太重了,他们都习惯轻装上阵。

????那老汉是有经验的,稍微愣了下,忙道:“能和枢密使有缘,那是小老儿的造化,这甘蔗就当小老儿请枢密使吃的。”

????尴尬呀!

????李奇挠挠头,道:“这样吧,我要一捆,你拿着另外一捆上醉仙居去,交给吴掌柜,让他拿给醉仙居的酒保吃,就说是我请的,哦,你还告诉吴掌柜,就说你是我的客人。”

????“这如何使得。”

????“没有什么使不得的,马桥,干活。”

????“干什么活?”

????“扛甘蔗呀。”

????“!”

????马桥郁闷的走了过来,左脚横扫,双手都没有动,那一捆甘蔗就稳稳的落在了他的肩上,兀自的保持着双手抱胸的高手风范。

????哇!这也要装逼,也不知道是你装逼厉害,还是柴聪。李奇苦恼的摇摇头,然后向那老汉道:“你快去吧,这可是命令哦,要准确无误的将我的话传到吴掌柜耳里。”

????“是是是,小人这就去。”

????那老汉一听命令,急忙挑起剩下的那一捆甘蔗,飞脚往醉仙居的方向行去。

????李奇呵呵一笑,又无语的瞥向马桥,道:“走吧,高手。我说马桥,你有必要这么弄么?”

????“当然。”

????马桥一本正经道:“如果我也像他那样,那我岂不成卖甘蔗的了。”

????“可是你这样像似耍杂技的,可能会吸引更多人的目光。”

????“是吗?”

????“嗯。”

????马桥乖乖将将手扶在甘蔗上,尽量挡住自己的脸。

????李奇呵呵道:“马桥,其实像你这种高手,走在街上肯定是万人瞩目,挡是没用的,谁叫你这么优秀了。”

????“言之有理,那我该如何是好啊?”

????马桥一声苦叹。

????不一会儿,二人来到王府,王夫人听闻李奇上门,亲自出门相迎,给足了李奇面子。

????李奇呵呵道:“王姨,李奇冒昧拜访,打扰之处,还请见谅,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马桥将立刻将甘蔗送上,他心里非常好奇,这么寒碜的礼物,李奇怎么就送的出手,谁若是让他送一捆甘蔗给鲁美美,那他真的会杀了那人。

????王夫人看着甘蔗,还微微一愣,暗想,这小子还真是名不虚传,送礼也送的这么奇特,但是嘴上还是客气道:“李奇,你这话就见外了,你能来,王姨别提多高兴了,还带什么礼物,今后来可不许这样了。”

????“是是是。”

????李奇点着头,但是下回来,他肯定还会带礼物的,这不可能空手上门啊!

????来到前厅,李奇笑问道:“王叔叔不在家么?”心里却想,若是在家,那今日真是不宜出门了。

????王夫人叹道:“自从他去了太师学院白天几乎都不在家,有些时候也连晚上就不回来睡觉。”

????李奇连忙道:“这可不行,身体可是事业的本钱,待会我去跟王叔叔说说,让他主意休息。”

????聪明人啊!王夫人只是随便这么一说,李奇就立刻能够明白她的意思,不禁笑着点点头,心想,他应该知道现在这时候仲陵在太师学院,那么他此行前来,想到这里,她道:“哦,三娘正在屋里,我去让人唤她过来。”

????聪明人啊!李奇心里投桃报李的回敬一句,嘴上却笑呵呵道:“不用劳烦。”

????他话还没有说完,王夫人就立刻道:“也是,老身在这里瞎掺合什么,你当是自个家就行了,老身去吩咐下人弄点菜,今儿你可得在这里吃饭,上一回你走了,你王叔叔可念叨你好一会了。”

????聪明人中的聪明人!李奇可不是一个将客气的人,呵呵道:“那就打扰了。”

????“那好,你就请便,老身就不陪你了。”

????我很随便的。李奇心中乐了,等到王夫人一走,他立刻就出了前厅,直奔秦夫人闺房而去,这王府的环境,他可是早就摸透了。

????来到秦夫人的门前,正好见到小桃护卫从里面走了出来,小桃突然见到李奇,不觉一惊,正欲叫出声时,李奇赶紧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手又往屋内指了指。

????小桃一愣之下,立刻反应过来,点了几下头。

????李奇又往后挥了挥手。

????小桃又点了点头,向李奇马桥盈盈一礼,然后就离开了。

????想不到小桃这么听话,看来她也想早点摆脱秦夫人,好投入小六子的怀抱。李奇心里非常的邪恶的想到,然后又朝着马桥低声道:“你去找美美吧。”

????话应刚落,李奇只觉一阵劲风刮的脸生疼,神马情况。等他回过神来,马桥已经不知去向了,心里暗叹一声,走就走吗,何必吹乱我的发型了。

????稍稍整理了下,他一大步迈出,立刻变成了猫步,悄悄潜入屋内,只见秦夫人正坐在桌前看书,但是却黛眉紧锁,还用食指轻轻敲打了下额头。

????这佛经不是让人身心豁达的吗,怎能弄的是愁眉紧锁,难道夫人看的已经走火入魔了,不行,我得舍身救美,利用御女心经帮她一把。李奇悄悄来到秦夫人身后,探过头去一瞧,突然面色一变,惊恐道:“纳尼?又是孔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