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躺着也中肘-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躺着也中肘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躺着也中肘2017-11-10 21:46:35Ctrl+D 收藏本站

????皇宫!

????“启禀皇上,枢密使在屋外求见。”

????“他怎么这时候来了?”

????正在用膳的赵楷稍稍愣了下,旋即道:“让他进来吧。”

????“是。”

????不一会儿,李奇就走了进来,行礼道:“微臣李奇参见皇上。”目光却偷偷往桌上一瞟,但见兀自还是两荤一素,显然他在外面就已经得知赵楷正在用膳。”“

????“免礼。”

????赵楷轻轻一笑,道:“怎么?你这时候来莫不是想突袭检查朕有没有铺张浪费?”方才李奇那一个小动作并没有逃过他的双眼。

????“微臣不敢。”

????李奇讪讪一笑,指着饭碗边上的那本卷起的书籍道:“微臣只是想提醒下皇上,做任何事都得一心一意,吃饭看书对身体可不太好。”

????赵楷摆摆手,叹道:“朕也知道,但是最近不看不行啊。”

????这言下之意就是指最近学潮风波,虽然具体细节都是李奇秦桧他们在弄,但是真正拍板的还是他,所以他必须对每个学派的知识都有所了解,但是他以前也是主攻儒学,对于其它学派的知识了解的不多,最近也是一直在恶补当中,由此可见,想要当一位好皇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说着他又笑道:“你应该还没有吃饭吧,那就与朕一块吃吧,朕一个人吃也挺无聊的。”

????这若是别人,那肯定是激动的落泪,能和皇上一块吃饭,那可是莫大的荣幸,但是李奇要求比较高,看着那一荤两素,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来,既不想答应。但又不好意思拒绝。

????赵楷见李奇迟疑不语,于是道:“莫不是枢密使看不起朕这清汤寡水。”

????这皇帝都这么说了,李奇不可能还不识趣,道了声谢,就坐了下来。

????赵楷立刻吩咐人再弄副碗筷来,忽见李奇手中还抱着一个麻布袋,好奇道:“你手中拿着的是什么?”

????李奇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忙将布袋放在桌上,正欲打开,突然双目望左右两边瞟了瞟。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赵楷一挥手,在旁伺候的两个女婢立刻退了出去。

????李奇这才将布袋打开来。

????是三件上衣,好在周青也是刚刚弄出来,并没有制作太多,不然李奇恐怕还得推着板车进宫。

????赵楷看了一眼,好奇道:“不过就是几件衣服而已。”

????李奇道:“皇上你再仔细看看。”

????难道里面另有玄机?赵楷拿起一件衣服,这手刚接触到衣服,他就非常好奇道:“咦?你这衣服是什么用做的?恁地柔和。”

????李奇笑道:“这是周家的纺织作坊最新做出来的,皇上别看这衣服不厚。而且非常轻,但是穿在身上可是非常暖和。”

????“是吗?”

????赵楷笑道:“那这是好事呀,无为而治的经济不是就是为了如此么,那周青真不亏是经世大夫。很好,很好。”说着他瞧向李奇,道:“但是这点小事也不至于让你枢密使急忙忙进宫来向朕禀报吧。”

????李奇卖了个关子道:“皇上可猜出这是用什么做的么?”

????“这朕猜不到。”

????赵楷回答的倒也干脆,虽然他是皇上。但是对于穿着这方面真没有太多的研究,更加别说这做衣服的料子了。

????“羊毛。”

????李奇道。

????“羊毛?”

????赵楷愣了下,随即眉头紧锁。沉思了起来。

????李奇趁机斟了一杯茶灌进嘴里。

????过了一会儿,赵楷道:“你在担忧什么?”

????李奇道:“其一,这种羊毛做的衣服非常保暖舒适,一旦出现,很快就会风靡全国,而且价格一定不会低,如此一来,肯定很多人都会兴建牧场牧羊,到时耕地肯定会急剧减少,对于我国粮食产量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赵楷接着道:“还有就是我国的牲畜都是从西夏金国那边购买,一旦羊毛值钱了,那么羊肯定也会跟着水涨床高,这是在帮西夏金国,甚至于蒙古发财。”

????李奇道:“到时我大宋的货币将会跟随这羊毛流到他们国家去。”

????赵楷点点头,道:“周青那边?”

????李奇道:“我已经吩咐过来,让他们三缄其口,他用羊毛做的所有衣服都在这里了,相信没有什么问题。”

????赵楷问道:“那你是怎么看的?”

????李奇道:“因为几个大牧场全部在西夏和金国的控制当中,我国又是牲畜进口大国,每年光这方面花的钱就不计其数,若是牲畜涨价,对我大宋而言肯定不是一件好事,虽然这衣服很好,但是微臣建议还是不要出现的好,我们可以大力发展棉业,鼓励大家用棉花来做衣服,然后再卖给金国以北的寒冷地方,以此来获取财富,这棉花在北方可是无法耕种的,但是北方的羊群却是不计其数。”

????赵楷轻轻搓着手中的衣服,沉吟半响,道:“是啊!现在还不是时机。”

????不是时机?李奇皱眉沉吟片刻,道:“皇上是打算将这羊毛衣作为推动战争的利器。”

????赵楷嗯了一声,笑道:“我们和金国西夏的一战是无可避免的,只是早晚的事,而一场百姓都支持的战争和一场百姓都反对的战争,那可是天壤之别,其实我们大宋百姓一直都很羡慕西夏和金国的牧场,只是实力不够,不敢表露出来,一旦我们的实力高出金夏二国,那么百姓们肯定又会另作他想,若此时再推出这羊毛衣,不说天下百姓,至少那些富商贵族肯定希望能拥有西北和北边的牧场,得到百姓的支持,我们这场战将会事半功倍。你以为了?”

????李奇稍稍一愣,随即点头道:“皇上就是皇上,比微臣看得深远多了。”

????赵楷摇摇头道:“这话别人说还好,你就别说了,朕都是跟你学的。”

????李奇一笑,道:“是。微臣知道该怎么做了。”

????赵楷的想法其实就是在酝酿圈地运动,不过区别在于,西方是先圈自己的地,然后再去圈别人的地,而赵楷则是一上来就想去圈别人的地,当然,两边的初衷也不同,西方的资本家们是一味的想掠夺利益,但是赵楷却是想打造一个大帝国,是完全政治意义上的圈地。

????其实在中国封建社会。皇权过于集中,所以他不担心在国内会出现圈地运动,只要朝廷的政策一出,谁敢乱动。

????在皇宫吃完夜饭后,李奇就赶去了周家,他知道若是他不去,周青一家人铁定睡不着觉,果不其然,李奇来到周家时。周家一家大小都是如坐针毡,好像随时准备跑路似得。

????李奇让他们放心,告诉他们,皇上狠狠表扬了他们一番。只是让他们暗中慢慢研究,等到适合的时机,朝廷会允许他们大规模生产这种羊毛衣,但是现今阶段。一定不能将这消息外泄出去,李奇还特地叮嘱了周华一番,此事千万不可告诉四小公子他们。高衙内洪天九可是大嘴巴来着,心里都藏不住事。

????周青听后,这才放下心来,这一口气松下来,差点虚脱瘫倒在地。

????从周家出来后,已经是深夜了,皎月当空,周边挂着稀稀散散的几颗渐隐渐行星星。

????“这个轮休过的真是太不值了,方才就应该跟周员外说一声,以后有事找我,尽量在上班的时候来找,经济发展可也是我的工作啊。”

????李奇仰着头望着皎月,微微一叹,忽然想起什么似得,疾呼一声:“糟糕。”然后迅速跳上马车,道:“快快回府。”

????回到府里,李奇立刻问道:“大娘,十娘现在在哪里。”

????陈大娘道:“在屋内,还。”

????这话还没有说完,李奇就已经快步离开了。

????“出什么事了,大人怎么恁地着急。”

????这事能不着急么。

????李奇最讨厌的就是失信于女人,他答应晚上要为刘云熙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哪知竟然忘记了,这是罪不可赦的,更为重要的是,今晚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晚上,是他和刘云熙试婚的最后一步,没有深入,又怎能完完全全的了解彼此了。

????来到刘云熙的院内,李奇见灯还亮着的,正准备过去,忽然闻了闻自己衣袖,又收回脚步,转身急急往澡堂那边行去,第一次“面试”吗,基本卫生还是要讲的。

????在激动中,李奇将浑身上下都“刷”了一边,还站在木桶中摆了几个健美的POSS,确认自己是最佳状态后,才从浴房中走了出来,刚出门时,还略显心虚的左右望了望,可转念一想,不对呀,这又不是要去秦夫人房里,我怕什么,这可是我家,刘云熙已经是我的妻子,我上我妻子房里,谁TM敢说半句,哼,就算不是,呃不是可不行,七娘会发飙的。

????但不管怎么样,他的腰板还是直起来了,大步去向刘云熙的院内。

????此时,刘云熙屋内还是亮着的。

????难道她是在等我,我也真是该死,待会一定好好补偿十娘一番。李奇心中稍有愧疚,走了过去,轻轻推了下门,门竟然开了。

????乖乖滴,真是懂我,竟然帮我留门了。李奇悄悄掩门走了进去,可是一目望去,外屋里面并没有人,稍稍一愣,他又去到里屋内,将目光锁定在屋内唯一的一张床上。

????他轻手轻脚走了过去,掀开罗帐,只见刘云熙面朝里面侧睡在被窝里面,听她呼吸平稳,应该已经睡着了。

????李奇真是摩拳擦掌呀,迅速将全身上下脱的只剩下一件小内内,然后悄悄的钻入被窝里面,急不可耐的一把抱住里面的刘云熙,那真是恰到好处,正好一手握在十娘的酥乳上,笑嘻嘻道:“十娘宝贝,让你久。”

????可这话一出口,他突然双眼一睁,不对!不是话不对,而是手感不对,十娘的酥乳是非常挺拔的,非常具有弹性的,但还是可以一手掌握,可是里面这位美人却是一手难以掌握,虽然也很挺拔,但是是偏软的。

????这肯定不是十娘,那究竟会是谁了?

????糟糕!又摸错了。李奇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就在他话音还未落时,听得一声惊呼,就见一个手肘挥来。

????砰!

????正中李奇面部,这可是结结实的一下,登时头冒金星,连声都没有出,可想而知这一肘威力有多大,李奇差点就晕过去了。

????但见旁边美人腰腹发力,直接跳了起来,身手极为敏捷,又见她伸手从挂在床上沿的剑鞘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剑来,只见剑芒闪过。正当她举剑准备刺下时,忽然停住了,惊呼道:“是你?”

????这时候她若要杀李奇,李奇真的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因为刚才那一肘正好打在他的鼻尖上,只见他双手捂住脸,缩成一团,疼的眼泪是直往下掉,打鼻子那真是疼到心里去了,直到听到这女人出声,他才艰难的睁开眼来,忽然双目睁圆,道:“怎么是你?”(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了,哭着求双倍ag官方微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