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2017-11-10 21:48:0Ctrl+D 收藏本站

????这皇帝虽然已经离开了大殿,但是却留下了一团乌云笼罩在群臣的头上,这一回可真不是闹得玩,每个人都是忧心忡忡……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w。

????“经济使,你的夫君还真厉害呀,就两个耳光打的全国都为之震动。”

????郑逸突然来到白浅诺身边,小声说道。

????白浅诺撇了下嘴,怫然不悦道:“我夫君不也为此坐牢了么,说的好像我夫君占了便宜似得,我心中还委屈了,也不知道大名府会如何对待夫君,会不会滥用‘私’刑,若非皇上亲口要惩罚夫君,我都还打算去大理寺为夫君伸冤了,哼,真是岂有此理。”

????说着她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你还委屈?这两巴掌都快打得士大夫抬不起头来了,这对夫妻还真是像极了。郑逸翻了下白眼,无言以对

????“少宰,这枢密使入狱,可是我们的大好机会呀,方才你为何要阻止我等。”

????“是啊,这可是枢密使他自找的,与我们无干,如果我们大肆宣传,将这事闹大了,枢密使的名声肯定会一落千丈,到时我们还可以借此‘逼’迫枢密使致仕。”

????胡义等人一出皇宫,就围着秦桧说个不停。

????秦桧只是听着,等到他们说完,才道:“你们这些人呀,若是仅凭这一点就想扳倒枢密使,那真是痴人说梦,难道你们看不出么,这只是枢密使和皇上演的一出戏,你别看皇上嘴上说要严惩不贷,心里指不定还在感‘激’枢密使。”

????胡义点了两下头,道:“这我也看出来一点眉目来,但是如果这事闹大了,百姓们都在看着,皇上若不给于重罚,那天下人会如何看?”

????秦桧冷笑一声,道:“是,如果我们大肆宣传,借此抨击枢密使,皇上的确难做,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这是在打击枢密使,还是在‘逼’皇上啊,你不让皇上的日子好过,皇上会让我们的日子好过吗?你这是硬着脖子去跟皇上作对呀。

????其实啊,这都不用我们去说,枢密使自个就是大肆宣传,但是这不同,如果有我们来做,我们的目标肯定是枢密使,但是由枢密使来宣传,他的目标肯定是整件事的本质,你等着看吧,用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传遍全国。”

????胡义好奇道:“这又是为什么?”

????秦桧笑道:“你想想看,燕云王枢密使兼天下兵马大元帅,只因打了百姓两个耳光,就遭到如此重罚,那么今后谁还敢不把二院放在心上,人家当朝一品都因这芝麻大的事被整的入狱,那除了皇上以外,谁人入狱,都是理所当然的了,律法将会无视一切权贵。

????这以往的杀‘鸡’禁猴,都是刀指向别人,但是枢密使这一招杀‘鸡’儆猴,这第一刀可是砍向自己,你可以防他拿刀砍你,但是你根本防不了他砍自己,这么狠的招数,也只有他做得出,当初我也吃了这个大亏啊。”

????“原来如此。”

????胡义恍然大悟,道:“可是秦少宰,皇上刚才的反应好像有些‘激’进,那未免也太狠了一点,若是引起天下士大夫的不满,可能一发不可收拾啊。”

????秦桧嗯了一声,双眉紧锁道:“你当皇上不知道么,但是如今士大夫阶层沉‘迷’于享乐当中,他们的势力太庞大了,更为关键的是,他们追求的与皇上追求的可以说是已经南辕北辙,这将会对皇上的宏图大计造成非常大的阻扰。

????然而,‘女’人保护法从任何道德上看,都是无懈可击的,这根本就没有错,一定会得到百姓的拥护,而士大夫反对只是因为伤害了他们的利益,所以立法院已经占得了道德的制高点,那么接下来就是势力的对拼,哼,士大夫的势力再大,能大得过我大宋百万军队么,你们可不要忘记,如今我大宋的军队全部握在皇上和枢密使的手中,只要他们意见统一,这刀就是指哪砍哪。”

????胡义吞咽一口,恐惧道:“少宰的意思是皇上这一回真的要动杀招了。”

????“是否动杀招,就看士大夫会不会做人了。”秦桧说着叹了口气,道:“还有一点,就是现在士大夫不是一手遮天了,商人已经站起来了,商税占得我国国库收入的九成,而商人又都是站在枢密使这边的,以前商人一直受到士大夫的打压,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商人也会趁机落井下石,这一战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说着他又扫视胡义等人一眼,道:“你们以后做事要谨慎,特别是要吩咐好下面的人,不要拿自己的脖子去跟皇上的大刀比谁更硬,一旦出事了,我是保不了你们,陈东那小子我可是非常了解,这打狗从不看主人的,半分情面都不会讲,千万不要报以侥幸的心态,这枢密使处处透着‘阴’招,让人防不胜防。”

????胡义等人赶忙道:“是是是,我们现在就去安排。”

????“快去吧。”

????大名府。

????如今大名府的百姓整天都在盯着法理寺,等待着法理寺对于立法院一案的最终审判。

????要知道这大名府可是士大夫文化非常浓郁的一个城市,甚至可以说士大夫才是大名府的主宰,然而,这一回提刑司将以卢常青为首的士大夫集团全部抓紧提刑司,并且提出了诉讼。

????这在大名府可是从未有过的。

????究竟会怎么判罚,所以人都想知道。

????不过法理寺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毕竟案件非常清楚,人证物证都有,而且嫌疑犯对此是供认不讳,也隐藏不了什么,所以法理寺很快就给出了判罚。

????这绝对是历史‘性’的一刻。

????官府还是头一次因为一个衙差对德高望重的士大夫进行惩罚。

????判决完后,法理寺就立刻发出告示,将判罚决定告知百姓。

????这立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士大夫阶层的当然不服,这就是打士大夫的脸,纷纷抨击二院制度,说什么二院不尊重读书人,也顺带抨击李奇。

????但是,他们也不敢造次,围攻法理寺或者提刑司,毕竟提刑司连卢常青枢密使都敢抓,你们送上‘门’来,不就是找死么。

????只要他们不做犯法的事,提刑司也就由他们去,宋朝还是比较鼓励言论自由的,你们要骂随便你们骂,反正我不疼不痒。

????也有些人还以为自己活在过去,准备向去京城闹,要讨回一个公道来,但是这还没有过黄河,京城方面已经来消息,这事情‘弄’得皇上震怒,你们上京,那就是羊入虎口,皇上正愁这口恶气没有地方撒。

????这一下,士大夫们有些‘迷’茫了,殊不知这只是刚刚开始,更狠的还在后面。

????但不管怎么说,二院如今是士气高昂,直接每家每户的下达法令,勒令他们马上释放府中‘私’妓,要么你就放人,要么就改用雇佣合同,否则,我们要开始抓人了。

????有人常常说,律法不外乎人情,但是在这一刻,律法就是无情的。

????起初还是有些人想抵抗到底,但是随着卢常青带着一群老友拿上扫帚上街开始执行服务令,他们知道这一回朝廷是认真的了,无奈之下,只能还府中歌妓一个自由身。

????这卢常青等人也没有办法,他们要告李奇,那么他们肯定也要伏法,否则,你就告不了李奇啊,而且,事情进展到这一步,也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当然,对于他们而言,坐牢肯定是难以承受的,好在立法院出//台了一项新法令,扫地虽然没面子,但是总归每天就是工作两三个时辰,而且还是住家里,毕竟坐牢更没面子,所以他们都选择执行服务令。

????不仅如此,提刑司联合商务局开始对大名府的青楼勾栏瓦舍进行清查工作,审视每个歌妓或者妓//‘女’的合同,朝廷整顿的只是‘女’人的人权问题,并没有反对青楼行业,如果雇佣双方都是自愿的,那么就没有问题。

????与之相反的是,百姓肯定是鼓掌叫好,拥护二院,他们是受压迫的,如今有律法这一座靠山,当然非常兴奋呀,就这几日间,提刑司接到了案件已经破百,都是一些关于非法剥削的案件,什么霸占土地,克扣工薪等等。

????何也知道,二院能否在大名府立足,能否竖起律法一面旗帜,就看这一次了,于是命令下面的人,认真审查每一件案件,务必要给百姓一个公平的判决。

????为此,提刑司还从军方借人,弥补人手的不足,也给予那些权贵一些震慑,这倒好办,毕竟枢密使就在狱中。

????这一场律法运动不知不觉中已经进行了半月,很多百姓都得到了公平的判决,要回了属于自己的利益,这就让他们更加坚定的拥护二院制。

????这一日清晨,但见一架囚车从提刑司驶出,囚车内坐着二人,其中一人可是大有来头呀,正是当朝第一人,枢密使李奇。

????另外一人,当然就是马桥了。

????百姓们都知道今日是枢密使出境的日子,纷纷赶来观看,他们虽然不恨李奇,甚至还‘挺’拥护李奇的,毕竟当初是李奇将金兵赶出大名府的,但是看到这枢密使坐囚车,都感觉非常爽。

????囚车内。

????李奇也是战战兢兢呀,他生怕有人向他丢坏‘鸡’蛋什么的,好在他多虑了,这古代的百姓没有电视里面的百姓那么富有,那坏‘鸡’蛋也是‘鸡’蛋啊。

????李师傅身穿囚服,坐着囚车,面带微笑的朝着道路两旁的百姓招着手,活脱脱一个大领导出来视察呀,哪里像个囚犯,又朝着马桥道:“马桥,你总是低着头干什么?”

????“别理我。”

????马桥将头藏在双‘腿’间,死活不肯抬起头啦。

????“你这人真是没趣。那你吃不吃瓜子?”

????“瓜子?”

????马桥稍稍抬起头来,见李奇怀中多出一袋瓜子来,好奇道:“你这瓜子是从哪里来的?”

????李奇呵呵道:“是何提刑怕在我们车上无聊,就送了我一袋瓜子,路上解解闷。”

????“没有送酒么?”

????“那倒没有,你吃不吃?”

????“当然吃。”

????“岂有此理,尔等真是太过分了,竟然让老夫来这等地方打扫,你们分明就是故意的。”

????在一家青楼‘门’前,卢常青将扫帚一扔,指着一旁的衙差就是一顿咆哮。

????反正都已经撕破脸皮了,提刑司也不打算给士大夫面子了,专‘门’让卢常青等人去一些青楼瓦舍‘门’前清扫,你们不是将那些歌妓视如发泄工具么,那你们也给她们当当工具,体会她们平日里受的委屈。

????这负责监视卢常青的人就是那日被他赏耳光的那名衙差,只听他淡淡道:“卢老,这是上面的命令,我只是在执行任务,你凶我没用,你有本事你就去法理寺凶,这是法理寺下达的法令。”

????“你——你。”

????“别你了,你们要是不快点清扫,午饭都没得吃。”

????其余人赶紧扫了起来,他们只有半个月刑期,今日就是最后一日,心里都想赶紧扫完了事,这万一又犯了什么法,那可就太糟糕了

????在对面的一家正店二楼上,一些士子看着他们平日里尊敬的长辈,竟然遭受如此待遇,都是忿忿不平啊!

????“岂有此理,他们竟然如此对待卢老,真是太可恶了,我下去与他们评评理。”

????“哎,你去干什么,和他们一块打扫么?”

????“荒谬,难道还不准人鸣不平了吗?”

????“你鸣不平在这里鸣就是了,可是你要下去了,那就是妨碍提刑司执法,提刑司有权拘捕你的,法理寺也有权判罚你的,你可得想清楚了。”

????“这。”

????“咦?你们快看,那好像是枢密使的囚车,他们怎么往这边出城?”

????但见一辆囚车缓缓往卢常青他们所在的方向驶来。

????“哎哟喂,那不是卢老吗,停停先。”

????卢常青正一肚子火,一听到这声音,脸‘色’瞬间变红,犹如回光返照,这猛地一回头,突然愣了愣,见李奇坐在囚车内,心中那叫一个爽快呀,哈哈一笑,道:“哟?枢密使,你这座驾倒是‘挺’别致的啊。”

????李奇笑‘吟’‘吟’道:“我生平也是第一回坐,感觉还‘挺’不错的,你要不上来试试。”

????卢常青摆摆手道:“老夫可没有这福气呀,大家快过来啊,枢密使来看咱们了。”

????这一嚷嚷,一旁的老东西纷纷走了过来,围观李奇。

????但是李师傅那脸皮厚的,完全就已经超出人类的极限,面对这么多人围观,一点尴尬都没有,笑问道:“各位气‘色’都还不错呀,我就说吗,这生命在于运动,这平时扫扫地,多健康呀,当然,有些运动做多了会伤身的,比如什么闺房之乐,你们年岁也不小了,别老是逞强,要好好保养,家里养那么多‘私’妓干什么?‘花’这么多钱,让自己少活几年,这怎么看也是一笔亏本的买卖。”

????卢常青哼道:“枢密使你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这当朝一品都坐上囚车了,还敢嘴硬,老夫倒要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李奇啧了一声,道:“我说卢老,你怎么能这么想了,我太伤心了,这同是天涯沦落人,应该相互搀扶才是,我特意绕道来此就是为了看望你们的,对于那两个耳光,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但是你也应该谅解我,我是在用生命告诉你们一个道理,这律法面前,人人平等,你打人一个耳光,说不定别人就会打你一个耳光,或许是三个也说不定。”

????这一听到那三个耳光,卢常青恨的是咬牙切齿,道:“你说的很对,这来而不往非礼也,老夫会一直记着的。”

????李奇嘿嘿道:“哎呦,要打人了,我好怕怕哦,快点走吧,再不走就要出人命了,各位就慢慢扫,本官就先失陪了,哈哈。”

????囚车立刻动了起来。

????这坐囚车的都看扫地的笑话了,这是什么世道啊!

????卢常青气得差点就连进气都没有了,正准备挥动扫把,突然发现地上好多瓜子壳呀,可这里明明刚才扫干净了,转头一看,只见囚车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一条瓜子壳铺成的痕迹。

????古代可没有什么沥青路,都是用石板铺成的,有很多缝隙的,所以这瓜子壳可是最难扫的。卢常青赶紧指着李奇向那衙差道:“你这厮难道瞎了么,他诚心‘乱’丢瓜子壳,你怎能视而不见。”

????那衙差道:“我看见了。”

????“那你怎么不管。”

????那衙差半眯着眼,打着盹,有气无力的说道:“真是抱歉,枢密使已经在我大名府服完了狱刑,也在昨夜完成了移‘交’手续,现在不归我们管,你没看见押送枢密使的人都是京城的人吗,他丢瓜子壳并没有犯法,我们无权管,倒是你们,快点扫吧,我还得回去复命了,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陪着你们在这里受罪。”

????“可是老夫刚刚已经扫干净了。”

????“但是现在又脏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多话,不就是扫个地么,这也斤斤计较,少废话,快点扫把。”

????“你——你一个衙差竟敢对老夫无礼?”

????“我们长官可没有告诉我们对待犯人还要恭恭敬敬,你扫不扫,不扫的话就会牢房待着去。”

????“你——你——啊——啊。”

????“卢兄,卢兄,你怎么呢?”

????远去的囚车内,马桥望着还在一个劲的扔瓜子壳的李奇,纳闷道:“枢密使,你这也太无聊了吧!”

????李奇怒瞪了他一眼,道:“你这不是废话么,谁人被关在囚车里面还能感到不无聊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