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狐狸和猎人的故事-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狐狸和猎人的故事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狐狸和猎人的故事2017-11-10 21:49:52Ctrl+D 收藏本站

????如今的蔡敏德那真是春风得意,其实在几年前,他在汴梁完败给李奇后,曾一度的心灰意冷,当时的东京酒楼界,两大新贵,一个张春儿,一个是李奇,有他们两个人在,蔡敏德想垄断酒楼行业,无疑是痴人说梦。

????于是他决定不跟他们两个去玩了,将重心全部转移到江南来,没曾想到到这里之后,他是如鱼得水,虽然醉仙居还是压他一头,但是没有关系,他心中梦想的商业帝国已经初露峥嵘。

????昨晚准备了一宿,那稿子背的是滚瓜烂熟,踌躇满志,脸上横肉彪呼呼的展露出无比的自信来,兴致勃勃的就准备出门。

????这一战将会奠定未来十年的商业玩法,只要成功了,那么商人将会主宰杭州这座经济第一城市。

????相比起利益而言,一套新的规则更让他心动。

????可是正当他兴奋的准备出门时,下人突然来报,“老爷,外面有个客人求见。”

????“不见,不见。”

????蔡敏德想都没有想,就摇手说道:“没有看到老爷正准备去立法院吗,这时候任何客人都一律不见。”

????那下人道:“可是老爷,那客人还说,如果老爷不见他,那今后老爷就甭想在杭州这地界混下去了。”

????蔡敏德听得火冒三丈,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这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竟敢跟我蔡员外这般说话,究竟是谁不想混了。可是突然,他又坐了回去,暗道,这话听着咋有些耳熟呀,突然双目一睁,道:“难道是他,一定是他了。”急忙扬手道:“快快有请。算了,算了。还是我亲自去吧。”

????李师傅出了厨艺以外,最有名的就是他那张嘴了,而且他的说话风格是极其独特,蔡敏德是李奇的老对手,自然非常熟悉,他之所以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那是因为他许久没有见到李奇了。

????这一来到外面。只见李奇与马桥坐在厅内,虽然蔡敏德已经猜到,可这真见到李奇,还是不免感到有些诧异,连行礼都忘记了,“枢密---枢密使。你什么时候来的?”

????李奇站起身来,拱手笑道:“就这两日来的,员外,别来无恙了。”

????蔡敏德一怔,赶紧行礼道:“蔡敏德见过枢密使。”

????“我们都是老熟人了,这些就免了吧。”

????“是,枢密使快快请坐。来人啊。快点备茶,还有糕点,快点,快点。”

????这蔡敏德说话间看似显得有些慌乱,但他的眼眸却左右晃动了下,显然是在思考。

????李奇都看在眼里,暗道,这老狐狸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明。这才多久,就猜出我来的目的。但是他倒也没有点穿,坐了下来,忙道:“员外,你也坐啊。”

????“是。”

????蔡敏德坐下后,忙道:“真是抱歉,蔡某实在是不知枢密使今日会来。招待不周之处,还请枢密使多多包涵。”

????李奇呵呵道:“我就是过来看看,什么招待不周,员外见外了哦。”

????蔡敏德笑了几声。试探道:“蔡某没有听说枢密使你要下江南,不知枢密使此番前来是为何事?”说着,他又道:“哎呦,蔡某多嘴了,抱歉,抱歉,权当蔡某没有说过。”

????日。这老狐狸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明,你丫就算只剩下半条舌头,也不可能说错话呀。李奇笑道:“我只是路过这里,倒也没有别的什么事。”

????“路过?”

????蔡敏德一愣,心里暗自嘀咕起来,你这路过也太巧了吧。

????殊不知还就是这么巧。

????李奇悄悄瞥了他一眼,暗笑,我就不说,我吓死你丫的。笑道:“不瞒员外,这番我来,都有点找不到路了,这杭州变化的真是太快了,我路过郊外的时候,还以为我进城了,这郊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繁华了,还有,我都走了几条街,一个乞丐都没有见到,真是令人瞠目结舌啊。”

????这还真是实话,杭州那真是翻天覆地的改变,因为杭州的地理位置极好,东边是海,没有威胁,南边交趾大理已经收复,也没有威胁,西边吐蕃也收复了,北边有燕云黄河汴京几道防线,怎么打也打不到杭州来,所以杭州不需要考虑外来的压力,也不需要考虑政治方面,专心经济就行了。

????蔡敏德点点头道:“枢密使说的是,杭州这两三年变化的的确很快,我一直在杭州,都应接不暇,至于乞丐一事,倒是有些原因的。”

????说着他就自豪的将“消灭乞丐”的运动说了一边,这是杭州人的骄傲,有历史以来第一回,没办法,有钱人太多了,而且这么做也刺激一些消费,反正有钱大家赚就是了。

????李奇笑道:“那员外当时一定也捐了不少钱吧?”

????蔡敏德道:“蔡某倒是想多捐一点,但其实当时杭州的乞丐本就不多了,再说这么多商人一块捐钱,均摊下来,倒也捐不了多少钱。”

????李奇点点头,笑问道:“我来这才一两日,可就听过无数人谈起员外,这一说到员外,那真是无不竖起大拇指呀,说员外的生意如何如何了得,又说员外乃是杭州的一面旗帜,真是赞不绝口啊。”

????蔡敏德忙道:“不敢当,不敢当,蔡某何德何能,枢密使就不说了,就说你们醉仙山庄的田员外,那也比蔡某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最近金楼也开始着手在杭州发展,什么旗帜的,蔡某是在是担当不起啊。”

????虽然他早已经过了低调的时候,但也得看眼前是谁,这面前坐着的可是他的苦主,也是李奇一心从事政治去了,不然哪里会给他这么多机会,要是李奇是纯粹的商人,那早就把蔡敏德给弄废了,也是蔡敏德走运,在汴京接连失利后,突然遇到了发展江南的机会,这下子就窜上来了,当初第一批下江南的商人全部发财。无一例外。

????李奇笑道:“员外过谦了,我可是听说员外最近又是大手笔,从交趾运来大量的木材。”

????蔡敏德听得心神一晃,一张老狐狸脸想笑都笑不出了。

????李奇呵呵一笑,道:“员外做的非常好,交趾那边需要钱,这笔木材虽然便宜。但是对于交趾而已,这笔钱可是不少,各有所需,附和朝廷当下政策。”

????蔡敏德笑着点点头,道:“蔡某身为商务局的一员,自然要为朝廷分忧。”

????“分忧?那也不尽然吧。”

????李奇说着轻轻扫了下大腿。右腿往左腿上一架,手臂靠着桌上,将头微微往蔡敏德那边一靠,笑道:“员外,这生意都快给你做出花来了,太漂亮了,交趾木材有多廉价。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价钱肯定更要比我想象中的要地,要是这一股脑全部甩出去,哪怕是按杭州价格的一半,你也是狠赚一笔呀。”

????蔡敏德听得面色有些尴尬,不答这话,因为他太了解李奇,根本瞒不过他。

????李奇又道:“若是这批木头早点到的话。还可以全部扔到醉仙山庄,可惜现在醉仙山庄已经完工了,那么目前市面上,唯一能够吞下这一批木头,呵呵,恐怕就只有官府了,我不是说杭州商人没钱。只是没有人需要这么多木头。二十家学院,你这是买了多少木头啊!这我真的很好奇。”

????蔡敏德尴尬的笑道:“实不相瞒,我也没有想到交趾的木材这么便宜,我以为买的刚刚好。哪知一没留神,等运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木头,但是枢密使,蔡某也不瞒你,这木头虽然便宜,可这钱全部出在运费上面了,这么木头从交趾运来杭州,可也要不少钱,算下来,也不是很便宜。”

????李奇呵呵道:“是吗?就交趾的人力,我还是非常清楚,员外做生意这么多年,肯定不会从杭州调人去交趾运送木头吧。”

????“这---。”

????蔡敏德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这买卖被人看穿了,那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李奇道:“员外,你我也是多年的交情了,我也就不与你绕了,你这么逼朝廷,也许朝廷迫于立法院的威信,可能会答应下来,但是这绝不是长久之本,这钱是赚不完的,有道是细水长流,你没有必要急于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再说你也够胖了。”

????蔡敏德下意识的低头瞧了眼自己的肚子,尴尬啊,赶紧收收腹,作为一个男人一定更要突出,但绝不是肚子,这会暴露很多东西的。

????既然李奇都已经将话说到这地步了,蔡敏德也不好再装嫩了,直言道:“枢密使,这学院普及,乃是朝廷的政策,杭州人口众多,而且百姓又有钱,二十家学院均摊在杭州各州县其实并不多,而且,我也不敢太要朝廷的高价,也就是混口饭吃。”

????你丫这是混口饭吃吗?你这是把别人的饭都混了。李奇道:“可是你不能只看到你们杭州,其它州县呢?”

????蔡敏德道:“其他州县都不是很富裕,建这么多学院,也不见得会有人去读。”

????李奇没好气道:“你也知道不富裕呀,南陲的百姓现在吃饭都是难事,你们就考虑着开始人人都读书了,你这让皇上不好做人呀,大家都是大宋子民,凭什么就杭州待遇这么好,我们连饭都吃不上,皇上怎么跟其它州县的百姓交代。”

????这李奇都把皇上抬出来了,蔡敏德哪里还敢多说什么,道:“那不知枢密使是什么意思?”说到后面,他一脸委屈的小说道:“我手中可是还有一大批木头。”

????这家伙真是一个赌棍,这出手那真是不留后路的。李奇道:“兴建学院,这是好事,但是朝廷有朝廷的规划,你们不能让朝廷独自承担这责任。这样吧,我们都少赚一点,二十家学院就二十家,朝廷多拨一部分钱出来,我们醉仙山庄和你们翡翠轩捐一部分钱出来,再拉上其余的商人进来,咱们合计合计,争取大家都有得赚,而且朝廷的政策又能够得到很好的执行。”

????蔡敏德心有不甘呀,这铁定大赚一笔的,弄到现在,这钱没有捞到,还出了一笔,这买卖做的真是太伤感情了,道:“蔡某倒是没有问题,但是其余商人不见得会答应,要是他们不答应,那这笔钱就我们两家顶上,可也不少呀,你们醉仙山庄财大气粗自然不在乎,但是蔡某可是负担不起啊。”

????你见鬼去吧,蒙谁了。李奇道:“这医院学院可是一个非常持久的行业,可以说是一个综合的消费渠道,学生老师总要吃饭吧,这就牵扯到粮商,碗筷衣服鞋子,还能带动周边的消费,如果朝廷采取谁捐款,谁就能与学院保持长久的合作,他们能不答应吗?

????还有那些士大夫家族,他们有的是钱,正愁没有地方用,他要的是名气,这学院出来的可都是读书人,如果我们在学院随便弄块碑给他们,他们还不抢着往里面扔钱,这二十家学院看似要不少钱,但是这么多人均摊下来,还有朝廷在后面撑着,咱们两家铁定不会少赚,关键是这一口气就能将员外的木材全部吞下。”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蔡敏德胳膊,笑道:“赔不了的。”

????蔡敏德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脑子可不比谁慢,转的是飞快,若是真如李奇这般所言,那觉得有得赚,而且还能持续下去,这买卖做的,绝对做的,呵呵道:“枢密使吩咐,蔡某哪敢不从。”

????这你妹的,太会坑人了吧。李奇忙道:“你可别这么说,我今日可不是用枢密使的身份来的,免得别人说我以公谋私,你若是要拒绝,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就当我全没有说过。”

????“抱歉,抱歉,是蔡某说错话了。合作,合作。”

????“这还差不多。”

????蔡敏德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又是一脸为难道:“可是枢密使,如今这事已经闹到立法院去了,而且持续了很久,已经很难平息了,哦,今儿下午就有一场会议要开,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呀。”

????李奇道:“这事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这丑人的,待会我跟你一块去立法院,你只需要在底下帮我说道说道就行了。”

????蔡敏德欣然答应,只要别让他去当叛徒就行了,道:“这没问题。”

????PS:求ag官方微博,求推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ag官方微博,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