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二章 混乱的关系链-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九十二章 混乱的关系链

第一百九十二章 混乱的关系链2017-11-10 21:14:58Ctrl+D 收藏本站

????“可恶的兔子,可恶的野鹿,什么时候出来不好,偏偏在老子忽悠人的时候出来,真是死有余辜,看来老子以后还得推出什么烤兔烤鹿的,杀光你们的亲朋好友。**”

????李奇骑着在淡定驴在林中吓转悠,嘴里一直念念有词,赵楷和高衙内取笑他也就算了,毕竟人家身份摆在那里,但是就连马桥陈阿南,还有洪天九都鄙视他,这真是奇耻大辱,他心里忿忿不平,暗想一定得把场子找回来。

????想归想,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又谈何容易。

????对于连马都不骑的李奇,这简直就比登天还难。

????他才刚进到树林里面,赵楷等人早就不见踪影了,举目望去,连只野兔都没有,想必已经给赵楷他们给吓跑了。

????打猎图的什么?

????自然是图那份激情,那份搏杀,那份血腥。

????但是这三点,李奇可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有的是茫然彷徨郁闷。

????第一次参加北宋的户外运动,就如此狼狈,李奇心里不甘呀。

????“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让马桥带上我一起走!那样的话,我也能跟着沾沾光。”

????李奇叹了口气,悔不当初呀,低头看了那头淡定驴,摇摇头,又苦笑道:“就算马桥愿意,你丫也跟不上啊!唉不行,我绝对不能就此堕落,待会若是连阿南小子都弄来几只野鸡,而我却两手空空。那多丢人啊!”

????李奇思索了一番,一拉缰绳,骑着淡定驴朝着另一半走去,他知道若是跟在马桥赵楷这些灭绝人xìng的屠夫身后,别说兔子了,连老鼠能不能猎到,那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走了大约一炷香功夫。李奇终于发现了一只正在一颗大树下吃草的野鹿,他顿时激动的泪眼汪汪,苍天啊。大地啊,求你让我中一次。

????李奇这次十分小心,因为这可是扞卫尊严的一箭啊。轻手轻脚的取下弓来,拉弓搭箭,紧闭左眼,摆出一个瞄准的姿势。

????可是当这支扞卫尊严的一箭还没有shè出去,那只鹿就似乎jǐng觉到什么了,连看都没有看李奇一眼,掉头就跑,不得不说,这只成年鹿比刚才幼鹿的经验要丰富的多,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它双眼。当然,最重要的是,它跑的那叫一个快呀,在林木间窜了几下,就不见踪影了。

????“哎哎哎。老大,你别跑呀,我这都还没shè了。”李奇挥手手臂,郁闷的大吼道。

????要知道,在这个井喷的时刻,要是不爆发出去。这对一个身体健康的男人来说,是件多么难受的事情。

????靠!老子今天来打猎,压根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真是背到家了。

????李奇仰天长叹一声,神sè是那么的悲壮,他现在是连追击的念头都没有了,因为他知道,凭着他坐下那位仁兄的实力,想要追上那只鹿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这番景象若是被高衙内看见了,那还不笑掉大牙去。这就是驴和马的区别。

????错过了这只鹿,李奇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有生之年见到下一只鹿,心里那一点jīng气神,也给消磨殆尽了,骑着驴,漫无目的走着。

????又过了好一会,李奇走着,走着,竟然走出了这片树林,但见面前是一片开阔之地,远处隐隐瞧见群山巍峨,雾霭茫茫。

????好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景sè。

????可是李奇如今哪有心情去欣赏这些,游目四顾,茫然道:“我这是在哪里?”

????因为这里已经到了东郊的边缘了,所以李奇还是第一次来,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得。还是回去,免得待会受他们嘲讽。”

????李奇用手比划了几下,也不知道那边才是回去的路。

????正当这时,不远处的泥道上,走来两个汉子,一个满脸的络腮胡子,另个则是年纪较轻,面皮较白,两人肩上挑着一木棍,木棍下面吊着的竟然是只大花豹,颈上有着一个大窟窿,还滴着鲜血,看样子没死多久。

????隐隐听见那年纪较轻的人说道:“大哥,刚才你真是太勇猛了,一箭就将这畜生shè死了,我要能有这么厉害,那就好了。”

????那络腮胡哈哈笑道:“二弟,你这般年纪就能与大哥在那深山里面,与这等畜生周旋,等你到了大哥这般年龄,别说豹了,就连那大虫,恐怕也不在话下。”

????那年轻的憨厚的笑了几声,又听得那络腮胡道:“不过现在,你可别一个人独自去那山里,太危险了,就在这附近打打猎,当练练手得了。”

????那年轻点点头,语气略带一丝不满的说道:“这我当然晓得。对了,大哥,你可知今rì来的那伙强人是甚么来头么?这也太霸道了,咱们本来就是靠着这林子活命的,他们不准咱们在这里打猎,这不是断了咱兄弟的生路么。”

????“哎,二弟你可别乱说话。”

????那络腮胡子,忙转过头去,jǐng告了那年轻人一句,又道:“二弟,我听说今rì来这里打猎的贵人,可是高太尉的小儿子,高衙内,这话若是传到他耳里去了,那咱们可就xìng命不保啊!”

????“高衙内?”

????那年轻人似乎也听过高衙内的大名,吓得面sè一惊,忙点头道:“大哥,我晓得了,我不会乱说的。”

????李奇听到这兄弟二人的交流,有些哭笑不得,看来高衙内比这猛兽要可怕的多,心想,他们既然是这一代的猎人,那应该知道回城的路。

????“两位好汉,请留步。”

????李奇一夹双腿,骑着驴走了过去。

????那俩兄弟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猎人装扮的青年朝着他们走来。不觉一愣,络腮胡子朝着李奇问道:“小哥,你是在叫我们么?”

????李奇来到他们面前,笑着点头道:“嗯,我是城里的猎手,今天是一次来这边打猎,可是没想到被一伙强人给赶了出来。”

????那年轻的一听。登时惊呼道:“什么?你也被那伙强人赶出来了?”

????李奇点头道:“不错。这不,我如今连根鸟毛都没捞到,而且还迷了路。所以想询问下你们,怎么回城里去”

????那年轻的见李奇是个猎手,而且也是被那伙强人赶出来的。/登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热情的指着左边一条小道,道:“呐,你先沿着这条路走上半个时辰,就会见到了一条大道,然后你再顺着那大道走上约莫三里路,就到了外城了。”

????“哦,我记住了,多谢,多谢。”李奇忙拱手谢道。

????“举手之劳而已。”

????李奇点点头。正准备离去,忽然余光瞟到他二人之间那只花豹上,但见这只花豹xìng格庞大,身长至少也有一米六,即便是死了。模样依然是非常狰狞,让人毛骨悚然,暗自惊叹,这二人本事的确是了得,要是让我碰到这只豹,估计连箭筒在哪里都不知道了。

????想到此处。他忽然心念一动,微微眯眼,临阵脱逃?这不像我李奇的作风呀!我要是就这么走了,那以后还能在他们面前抬起头做人么。

????那络腮胡子见李奇踌躇不前,脸上也是yīn晴不定,心生jǐng惕之心,问道:“小哥,你还有事么?”

????“哦,没有了。”

????李奇微微一怔,不目光shè向那只豹子,呵呵笑道:“两个好汉,果然是天生神力啊,就连这畜生都能降服,在猎手界中,我看两位一定是面列前茅。”

????那年轻的脸上一喜,抢先道:“小哥,这跟我没啥关系,全是大哥他有本事。”

????那络腮胡子也是一脸得意之sè,但嘴上却是谦让道:“哪里,哪里,这全都是老天帮忙才是,我们也是凑巧发现这豹子,当时它正在吃一只野鸡,兴许一时没注意,才会被我如此轻易得手。”

????“那也了不得啊!”

????李奇说的兴起,从驴背上跳了下来,走到了那豹尸身旁,指着那脖子上的大窟窿,啧啧道:“瞧瞧,瞧瞧这窟窿,瞧瞧这角度,没点本事,能shè的出来么,唉,我就算再过个百八十年,恐怕也难望向其背啊!”

????那两兄弟,被李奇夸的都有些飘飘然了,脸上带着一股子憨笑。

????“对了,不知二位高姓大名?”李奇拱手道。

????“武大。”

????“武二。”

????两人拱手答道。

????我勒个去。

????李奇双腿一软,差点没摔倒,颤声道:“啥啥名?”

????“我叫武大,这是我二弟,叫武二。”武大答道。

????李奇吞了吞口水,忐忑道:“敢问这位武二兄,你的真名可是唤作武松?”

????武二摇头道:“我真名就唤作武二,这武松又是何人?”

????幸好只是意外。不过若是那武大郎真有这般厉害,那我的潘金莲岂会出去偷汉子。

????李奇讪讪笑道:“武松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猎手,我也是听别人说起过,不是很了解。在下李。”说到这里,他心想,还不是别告诉他们真名的好,免得穿帮。改口道:“李大可。对了,不知二位想怎处置这豹子呢?”

????“自然是拿去外面卖。”武二笑道。

????“那卖多少钱?”

????武大摇头道:“这我也不晓得,不瞒你说,我这也是第一次打到豹子,刚才还正想与二弟去市集碰碰运气了。”

????李奇试探道:“是这样啊!其实我对这豹子也挺有研究的,要是二位愿意的话,干脆就把这豹子卖给我,我出二十贯。”

????“二十贯?”

????武氏兄弟同时倒抽一口冷气。

????“怎么?嫌少呀?”

????“不不不,这这已经很多了,我我是怕这豹值不了这么多钱。”武大摇头道。

????不嫌少就好。

????李奇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来。道:“这银子相信也能抵上二十贯了,若是两位没有异议的话,那咱么就成交。”

????“这。”

????武大还是显得有些犹豫。

????李奇以退为进道:“武大兄,这价钱好商量,你若是嫌少的话,那咱们还可以再谈谈。”

????“不,已经够多了。”

????“那你们就拿着。”

????“好。好。”

????武大兴奋的接过银子来,这一趟真是赚大发了,他心里都开始感谢起高衙内他们来。

????李奇见他收下了银子。嘴角忽然露出一丝jiān笑来,又道:“不过还得请二位武兄帮在下一个小忙。”

????*

????树林中,那场血腥的比试也接近尾声了。

????洪天九高衙内周华等人。昂首挺胸,骑着骏马,满脸傲气,身后几个闲汉人人手中提着一些猎物,喘的跟条狗似的。

????就在这时,另一头也走出一伙人来,正是赵楷马桥和陈阿南等人,但是他们身后下人手中的猎物,似乎要比洪天九他们多得多。

????“哥哥,你们谁赢呢?”

????高衙内一见到赵楷。就急忙迎了上去。

????赵楷摇摇头,苦笑道:“马桥他骑着驴都能胜我一筹,为兄是输的心服口服啊!”

????“哇!”

????高衙内和洪天九等人一脸惊讶的望着马桥。

????马桥微笑不答,他不知道这种情况该说些什么。

????“咦?衙内,李大哥没有跟你们在一起么?”

????陈阿南忽然发现周围没有李奇的身影。担忧的问道。

????高衙内一愣,反问道:“他不是跟你们一起的吗?”

????赵楷摇了摇头,面露担忧之sè,立刻吩咐下人去找李奇,然后又朝着高衙内道:“咱们还是先出了这树林在说罢,兴许李兄正在那里等我们了。”

????几人刚一出树林。来到刚才集合的那块空地上,登时不约而同的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空地上一个大石头上,正坐着一个人,头戴斗笠,右手持弓立于土里,左手放于大腿上,侧着身子,身旁还站这一毛驴,简直酷毙了。

????但是,这都不是关键。

????最令人惊讶的是,他左边脚下竟然还趴着一只刺猬,哦不,应该是一只插满箭矢的豹子。

????哇!好帅呀。

????洪天九急忙冲了过去,从马上跳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眼那豹子,兴奋道:“李大哥,这豹子是你打的?”

????这人便是李奇。

????李奇稍稍抬头,快速的瞥了洪天九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sè,嘴上却是一生长叹,道:“小九,你应该知道李大哥的为人,我平时最爱小动物了,一般都不忍下杀手。可是这只小猫也太不懂事了,刚才竟然还想吃我的小毛驴,我实在是忍无可忍,才shè了它几箭,教训了下它,你去看它死了没有了,若是还没死的话,你就帮我放生,唉,罪过,罪过啊!”

????洪天九一愣,看了眼豹子,血都快流干了,死的不能再死了,认真道:“李大哥,这豹子已经死了。”

????李奇又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李奇,这这豹子真的是你杀的?”高衙内张大嘴巴,差点没把下巴给惊掉了。

????“错。”

????李奇斜眼一瞪,道:“这小猫非我所杀,而是死于我的箭下。”

????赵楷不可思议的摇着头,道:“李兄,你真是深藏不露呀,竟然能凭着一己之力,shè杀这畜生,我是自愧不如啊!”

????小样!现在知道错了,竟敢看不起我!不过这面子也忒贵了点,二十贯呀,我的天啊!

????李奇心里暗自纠结,摇摇头道:“赵兄,你知道我这人一直都是非常低调,方才我还庆幸把自己的箭术隐瞒了过去,没曾想到,还是被你们发现了,唉。”

????“李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啥时候也能教教我这本事啊!”陈阿南兴奋的大叫道。

????“呃这种杀气甚重的手段,你还是别学的好。还有以后这种杀戮太重活动,也别叫我了,我怕我会忍不住。”

????李奇轻咳一声,又道:“对了。阿南,今rì这件事除了咱醉仙居的客人,千万不能再跟别人说起。知道吗?”

????告诉客人,不等于告诉所有人了么?

????陈阿南挠着头,眼神变得迷茫了起来。

????“奇怪?”

????一直沉默不语的马桥,忽然直视着那只豹子,脸露疑惑之sè。

????靠!这尼玛也看出来。

????李奇登时惊出一身冷汗来。忙道:“马桥,听闻令师妹最近想来醉仙居帮忙,我正在考虑当中。如今也想听听你意见。”

????李奇话锋一转,众人皆是一愣。

????马桥也楞了下,忙下驴来。欣喜道:“当真,李师傅,你真的愿意收我师妹为徒。”

????“这个若是你能明白沉默是金的道理,少给惹些麻烦,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李奇点头道。

????为了鲁美美,马桥就算是抛头颅,洒热血,那也不在话下,更何况是这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忙点头道:“这个李师傅请放心。我以后绝不会乱说话了。”

????“嗯。”

????李奇点点头,暗笑,真TM是一物降一物。站起身来,风sāo的取下斗笠来,咳了一声。道:“阿南,待会你把这小猫提回醉仙居去,叫人把皮给我剥下来,最近天怪冷的,正好可以做件皮大衣,保保暖。”

????“哎。我记住了。”

????李奇点点头,环视众人,只见他们都是一脸敬佩之sè的望着自己,心里是乐开花了,这二十贯算是值了。

????事实雄辩一切。

????首先,这里的确有只死豹子,而且这里也就是李奇一人,再说这豹的确是被箭所杀,说不是李奇杀的,也没人相信,他们如今哪里还会质疑李奇的箭术,又是对着李奇一顿猛夸。

????MD。老子总算是扬眉吐气一番了,不容易啊!

????李奇厚着脸皮,再次接受了众人的膜拜。

????猎物打到了,接下来自然是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了。

????这才是李奇的强项。

????那洪天九知道李奇要来,连配料都给他备好了,可是他却虚晃一枪,让他们自己去烤,他今天是来散心的,可不是过来帮他们煮菜的。当然,他还是帮洪天九等人配置了调味料。

????就地搭了几个简单的炉灶,三三五五围着火堆坐下,烤着野鸡肉野鹿肉等等。

????飘香十里。

????洪天九他们似乎跟赵楷在一起,感到比较拘谨,所以他们很有默契的坐到边上去了,就留下李奇和赵楷两人。

????赵楷喝了一口高衙内带来的美酒,摇头道:“李兄,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你丫一直就没有看懂过好么。

????李奇呵呵笑道:“赵兄你这是哪里话呀,我这人特单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这些不一看就知道了么。”

????赵楷哈哈一笑,学着李奇的口气道:“我到目前为止,也就这个看懂了。”

????他一说完,俩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好阵子,赵楷收住笑意,正sè道:“李兄,你才智过人,屈居在醉仙居当个小厨子,是不是有些太屈才了,当然,你的厨艺那也没得说,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些大材小用了。”

????他这是在笼络我啊!

????李奇一愣,呵呵道:“赵兄难道是想关照在下?”

????“不错,我正有此意。”

????赵楷点头道:“我如今在皇城担任皇城司,若是李兄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你找个差事,虽然职位不是很高,但是比厨子还是要好的多,而且王相也不会再找你麻烦,岂不是一举两得。”

????李奇瞧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心里暗自权衡,他虽然对赵楷颇有好感,但是他从上次周岁宴上就看出来这赵楷和太子之间似乎有些芥蒂,他们两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奇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最终还是太子即位了,也就是说了,赵楷最终还是败了,而且赵楷和王黼的关系看上去也不简单,他也知道,过不了多久,王黼就要失势了。

????这一切的一切,让李奇不敢轻易选边站,更加不敢加入赵楷的阵营,但是在感情上,他又不希望赵楷输,也想帮他一把,实在是好生为难。

????不过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感xìng。李奇可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去开玩笑,他想还是等先看清楚形势再说。

????他刚准备婉拒赵楷的好意,忽然感觉到赵楷的这番话有些似曾相似,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人来,他又看了眼赵楷,面sè一惊,暗道。他们两个长得到真是有些像啊,对呀,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注意到了。

????李奇皱了皱眉头。忽然笑道:“赵兄,我突然发现醉仙居的一位客人长的特像你,而且凑巧的是。你们两个都姓赵。”

????赵楷一愣,好奇道:“谁?”

????“她姓赵,名菁燕,不知赵兄可认识?”李奇紧盯着他双眼道。

????赵楷惊呼道:“你认识我表妹?”

????“表妹?”

????李奇愣住了,道:“你说赵菁燕是你表妹?”

????赵楷点点头道:“不错,她乃庆国公之女,封号燕福宗姬。”

????“庆国公?燕福宗姬?”

????李奇惊讶道:“赵兄,这庆国公是你哪位叔叔?”

????赵楷笑道:“哦,他是我堂叔,乃是太祖圣上之后。我父皇的族弟。”

????太祖?赵匡胤?靠!这尼玛关系也忒乱了。

????李奇扯了下衣领,满头的大汗,也不知是被火烤的,还是被吓的。

????赵楷瞧了他一眼,好奇道:“怎么?你与我表妹很熟么?”

????“不熟。一般,很一般。”李奇忙道,他以前好像曾听历史老师说过,那赵匡胤的死,好像也许可能和他弟弟赵光义有关系,所以他此时是非常谨慎。

????“奇怪了。你说我表妹经常上你们醉仙居,可是我为何没有瞧见?”

????“哦,她是女扮男装,可能你没有注意。”

????“那你又如何知道?”

????“这个,是我自己看出来的。”

????“那她又把真名告诉你了?”

????“啊?好像她哪天喝的有些多了。”

????“喝多了?”

????赵楷嘴角一扬,笑道:“我看不是,我这个表妹从小到大,就深居简出,平时也不爱和人说话,与我那几个哥哥弟弟相比,我和她关系还算是不错,我从未见她喝醉过,而且她竟然会把真名告诉你,想必你与她恐非泛泛之交。”

????“绝对的泛泛之交,其实她也是喜爱听三国,才偶尔与我聊几句,这名字是她无意中告诉我的。”李奇擦这汗,侃侃解释道。

????“原来如此。”

????赵楷点了点头道,看着李奇满头大汗,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紧张吗?我当然紧张。”

????李奇挤出一丝笑容,道:“赵兄,我就是一个厨子而已,你说随便蹦跶出个人来,都是皇亲国戚,我我能不紧张吗。”

????思绪却早就飞到赵菁燕身上去了,她既然是赵匡胤的后代,又不遗余力的劝我进官场,这里面放着的到底是什么药啊!靠!怎么我老是惹上些这种人,还让不让我活啊!

????赵楷不满的瞧了他一眼,道:“你这话可不妥,什么叫随便蹦跶个人出来。”

????“对不起,文化程度有限,你莫要见怪。”李奇讪讪道。

????赵楷见李奇语不搭调的,苦笑的摇摇头,道:“你放心,表妹她可是知达理之人,你若没有做出太过分的事,她不会与你计较。”

????我就是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我才怕呀。

????李奇心虚道:“但愿如此。”

????赵楷又是摇摇头,回归正题道:“好了,这是暂且先不说,刚才那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啊?哦,那事啊!”

????李奇现在思绪很是混乱,更加不敢乱答应了,含糊其词道:“赵兄,我觉得我如今年纪还小,遇事也比较莽撞,糊里糊涂的,许多规矩都不懂,而且,我们醉仙居如今还有一烂摊子事摆在那里,要不这样,等我解决这些俗事后,再认真的考虑下,你看如何?”

????赵楷也没急于一时,点头道:“这倒也是,那好,等你忙这一段,咱们再详谈。”

????详谈?拜托,这就没有必要了。

????李奇彻底郁闷了,燕福宗姬?呵呵,你可把我给玩惨了。

????++++++++++++++

????特别解释,赵菁燕这个人物纯属虚构,剧情需要,大家勿要当真了。(未完待续。。)

????s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