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章 整军(上)-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二百七十章 整军(上)

第二百七十章 整军(上)2017-11-10 21:16:43Ctrl+D 收藏本站

????李奇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若是换做任何一个人,他都不可能会这般做,要知道他如今对这件事还是一头雾水,甚至可以是毫不知情,他这么做的原因自然都是因为牛皋这个名字,而且他也看出牛皋似乎有难言之隐。

????“副帅,咱们如今去哪里?”

????从侍卫马出来后,牛皋心下惴惴,忐忑的瞥了眼李奇,言不由衷的问道。

????这厮还真是让人气恼,事如今,他竟然还对我有所保留。

????李奇见他还没有主动跟自己解释整件事的始末,心下不悦,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若是牛皋仅凭这一点,对自己推心置腹,那又太缺心眼了,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李奇心里很是矛盾,微一沉吟,道:“先去兵营吧。”

????“啊?”

????牛皋愣了下,他见李奇对这件事只字不提,心里也是感非常疑惑,纠结了半天,才问道:“副帅,你又去兵营干啥?”

????“我还有些事要交代。”

????李奇轻叹一声,忽然问:“牛教头,你觉得咱大宋的上四军怎么样?我的意思是他们的作战能力怎么样?”

????牛皋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出声。

????李奇知道他在顾虑什么,笑道:“放心吧,这里我们三人,你尽管便是,当闲聊。”

????“那俺可直了。”

????“你吧。”

????牛皋谈这个话题时,表情忽然变得凝重起来。道:“放眼整个大宋,要比上四军强的恐怕也只有西北军了,但是……。”

????李奇笑道:“但是比起辽军和金军来,又怎么样呢?”

????牛皋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道:“那真是差远了。”

????李奇白了他一样,笑道:“那你认为咱们差在哪里呢?”

????牛皋很认真的想了会,道:“主要是如今上四军的士兵基本上都没有打过仗。连敌人长的是啥模样都不知道,而且整rì混迹在京城,娇横跋扈。养尊处优,自以为是,缺乏训练。实在是难堪大用。”

????李奇眉头一皱,道:“哇!有没有你的那么夸张,缺点这么多。”

????牛皋没好气道:“俺的还算是挺士大夫的,要是依俺的脾气,他们那些人早被俺赶出去了。”

????挺士大夫的?这话真够伤人的。

????李奇点点头道:“你的不错啊,这样的兵在战场上也只能白送xìng命,所以----我打算改变下训练的方式。”

????牛皋一听这事,兴趣来了,忙问道:“咋变?”

????李奇神秘的笑了笑,道:“这个等了军营里面。咱们再和梁指挥他们详谈吧。”

????两人边朝这军营行去,边聊了一下关于如今龙卫军的现状。

????李奇越聊心里越郁闷,这龙卫军的弊端可不是一个两个,心里也更加坚定了改革的决心。

????再次回军营后,李奇把这个营的大大的官全部叫屋里来。关上门开起了他上任以来第一个正式的会议。

????李奇先是把自己的想改变士兵训练方式的想法告诉了梁雄等人。

????><><发>

????殊不知李奇恨不得立刻开始改变。因为时间真的不多了,再拖下去的话,以这种质的兵,如何能够阻挡住金兵。

????紧接着,李奇又拿出一张昨夜临时写出来的训练计划给其余等人看了下,这些训练计划大多数都在来自他大学军训从教官哪里学来的,以及他从网上电视上见的一些现代军队的训练方法,当然,这只是一部分而已,里面大部分都是一些体能和质的训练,若是一下子提高几倍的训练量,李奇真怕这些兵会直接累死去。

????梁雄见李奇拿出纸后,才知道他是早有准备,又是惊讶,又是好奇,接过来一看,面sè一惊,仅仅是这第一行把他给吓住了,只见纸上第一行写着“卯时起床,负重十五斤跑八里路。”

????这肚子还是空空的,开始训练,而且还得负重十五斤,这简直太残酷了。

????梁雄越看下去,脸上的汗珠也随之增多,艰难的看完后,他已是满头大汗,不出话来了。

????其他人见梁雄这表情,心里均感十分好奇,从梁雄手中拿过纸来,相互传递着看,除了牛皋以外,个个脸上都是大惊失sè,只有牛皋一人在那里叫好,但是他很快被众人那杀人的眼神给瞪了回去,毕竟他只是一个的教头,他的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李奇仿佛早已预料了众人的反应,微微一笑,道:“不知各位以为如何?”

????梁雄吞了吞口水,道:“副帅,这---这是不是有些太严格了,我怕弟兄们会受不了。”

????李奇摇头道:“这还只是刚开始,他们若是这都受不了,那也别当兵了,回家生孩子去吧,你们难道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么,训练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众人齐齐摇头。

????牛皋念叨了几遍,忽然兴奋道:“副帅,你这句话的真是太好了,简直是那啥治军名言啊,训练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哈哈,不错,不错。”

????李奇见众人皆是满脸担忧之sè,淡淡一笑,道:“诸位请放心,我也只是试试,具体行不行,还得观察一段rì子,不过我想咱们龙卫军可是禁军中的jīng锐,这点苦,还是能够承受的,大家是不是。”

????众人见李奇都把话这种程度了,也不好再什么了。纷纷点点头。

????“还有,这事你们暂且先别跟兄弟们。”

????“明白。”

????李奇满意的点了下头,瞧了眼天sè,道:“呀。吃饭的时辰了。”

????梁雄忙道:“副帅是想去酒楼去吃,还是让人送饭菜过来?”

????李奇摇摇头道:“不必了,整rì大鱼大肉也吃腻了,我今rì想跟弟兄们一起吃。”着他便起身走了出去。

????他自然不是想尝尝鲜。他只是想看看龙卫军的伙食如何,要知道训练跟营养是密不可分的,若是营养跟不上。那什么都是白搭,李奇作为一个厨师出身,自然很看重这一点。

????好在结果并没有令他失望。龙卫军的饭菜还真是不错,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想,是这厨师的厨艺不怎么样,而且菜式的搭配的也太差了。

????那些士兵见李奇放下身段,和他们一起吃,对他的好感也是大增。

????李奇一边和士兵聊聊伙食方面的事,一边寻思着在仅有的条件下,为龙卫军搭配几套营养菜式,而且他还想在醉仙居调一两名厨师来。

????吃完后,李奇和马桥来原本属于梁雄的休息室午休。

????刚一进屋。马桥叹道:“马副帅,吃惯你煮的饭菜,再来吃这些菜,真是难以下咽,你不会每顿都在这里吃吧。”

????李奇正sè道:“如今正是非常时刻。我当然得以身作则,若是弟兄们整rì见我们上酒楼大吃大喝,他们却在这里接受残酷的训练,你道他们会怎么想?”

????马桥点点头,道:“这倒也是,不过你不会打算和他们一起训练吧?”

????“呃…。”

????这个问题倒真是把李奇给难住了。一天两天倒是无所谓,可是长久下去,他肯定会坚持不住,忽然心念一动,道:“我这个副帅总要有些优待是不,我看有些训练,你代替我吧,你身手这么好,弟兄们早已把你视为神人,崇拜的紧呀,有你在,他们也不敢乱来。”

????这话马桥听得舒服,当即点头道:“那好吧,我帮帮你吧。”

????“多谢,多谢。”李奇忙感谢道,他其实并没有把马桥当下人看,当然马桥同样也没有把自己当下人看,两人在一般的时候,都是依朋友的身份去对待对方。

????马桥又问道:“对了,你这套新训练法是谁教你的,我看这套训练法的确是大有可取之处呀,你是绝对想不出来了的。”

????暴汗!虽然事实如此,那你也用不着这么直接吧,忒伤自尊了。

????李奇没好气道:“你措辞不当,我拒绝回答。”

????……

????马桥一阵无语。

????咚咚咚!

????忽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紧接着传来牛皋的声音,“副帅,你在里面么?”

????这家伙终于按捺不住了。李奇知道他肯定是来他谈那南城外那老张一家子的事,如今摆在牛皋面前的也只有这一条路了,他一个教头怎么斗得赢胡攸,最后他要么屈服,要么被胡攸整的再无出头之rì。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

????牛皋打开门一脸笑意的开门走了进来,“卑职参见副帅。”

????“嗯。”

????李奇装糊涂道:“不知牛教头我有何事?”

????牛皋搓着手道:“副帅,俺牛皋对不住你呀。”

????李奇淡淡道:“牛教头何处此言?”

????牛皋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今早马帅俺私藏娘家妇女的事。”着他又偷偷瞥了眼李奇。

????李奇笑问道:“那你究竟有没有做这事?”

????“俺发誓,俺绝对没有私藏那一家子人。”

????牛皋信誓旦旦的道,顿了顿,他又嘿嘿笑道:“只不过他们是自愿跟俺走的,这可不能算是私藏。”

????终于松口了。

????李奇心里也松了口气,:“如此来,人的确是在你手里。”

????“没有在俺手里,只不过是俺替他们了处安全的地方住下。”

????牛皋着又拍了拍胸脯,道:“不过俺绝对不会连累副帅,一人做事一人当,三rì之后。俺跟马帅讲明,人俺知道在哪里,但是绝不会告诉他,他是把俺的脑袋砍了,俺也认了。”

????“连累?牛教头似乎话里有话呀?”李奇微微笑道。

????牛皋又是一声长叹,道:“副帅,卑职不敢瞒你。这事可是跟马帅有着莫大的关系,卑职非常感激你今早替卑职担保,所以卑职仔细想了想。若是把副帅给连累了,那俺牛皋真是罪大恶极。”

????rì。你以为老子的智商跟马桥一样啊!李奇眉头一扬,道:“既然如此。那你千万别了,三rì之后,我顶多也是道个歉,屁大个事。”

????牛皋傻了,微微一怔,忙道:“副帅,万万不可呀,你如今深受弟兄们的敬仰,若是你当着弟兄们的面,向马帅道歉。那你以后威信何在,你是不?”

????“我怕受连累呀!”李奇很是害怕道,心里却想,装啊,看咱谁更会装。

????牛皋瞧李奇满眼的笑意。知道自己这点心思早已经被他看穿了,抱拳正sè道:“副帅,如今只有你能帮那老张一家讨回个公道了,还望副帅能够秉公处理。”

????李奇没好气道:“哎,这话你待会再,你好歹也先告诉我这底是怎么回事吧。”

????牛皋重重的叹了口气。张了张嘴,又皱眉想了会,道:“副帅,这话从俺嘴中出来,难免有失公允,这样吧,俺现在带你去见那老张一家。”

????李奇微一沉吟,摇头道:“今rì我还有事要做,明天中午再去吧。”

????这事得分轻重。比起练兵来,牛皋这事真是微不足道。

????……………

????寅时刚过一半,此时大家都睡的正香。

????咚咚咚,哐哐哐。

????霎时间,兵营内擂鼓齐鸣,震耳yù聋。

????只听得有几个人在营房前齐声嚷道:“副帅有令,所有人立刻前去教场集合。”

????喊了一遍又一遍。

????刹那间,兵营里是灯火通明,脚步声惊慌声,埋怨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一阵阵杂乱声过后,士兵们都眯着眼,跌跌撞撞的来了教场。

????此时,李奇正与梁雄等人站在台上,那梁雄也是哈欠连天,看样子也是被李奇突然叫醒的。

????过了好一会儿,一名士兵才跑上前来,行礼道:“启禀副帅,人都来齐了。”

????这点数也忒费功夫了,得改,一定得改。

????李奇对这集合的速度很是不满,又见很多人都是衣裳不整,摇摇头,走上前道:“若是刚才有敌来犯,你们这样子如何能够迎敌?”

????大家一听这话,都觉得李奇有些太大惊怪了,这里可是京师,哪里来的敌人。

????李奇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道:“你们心里一定在想,这副帅是不是脑子有病呀,这里可是汴京,是咱们大宋的都城,怎么可能会有敌人,即便有敌人,也有外城的步军司顶着,咱们有的是功夫穿衣服,不定还能吃完早餐再去。”

????众人听了,纷纷把头了低了下去。

????李奇话锋一转,道:“若是老百姓这么想,那也无可厚非,但是你们可是一个兵,可是一个军人,应当时时刻刻保持jǐng惕,随时准备好作战,敌人打你之前,可不会事先还跟你打声招呼,你们肩上可是背着几百万人的xìng命,处理任何事都不轻率,所以从今rì开始,不管是什么时辰,只要响起鼓声,你们必须要在这沙漏里面的沙漏完之前赶教场,知道吗?”着他手往身边的沙漏一指。

????众人一看,脸都吓青了,这巴掌大的沙漏能装多少沙呀?恐怕连半炷香也不呀。

????李奇见众人沉默不语,忽然朗声道:“对于长官的话,你们要的只有一个字,那是‘是’。”

????众人微微一怔,齐声叫道:“是。”

????“很好。”

????李奇点点头道:“若是谁没有按时赶,那围着这cāo场跑上十个圈。”

????这话的倒是轻巧,但是却在人群中引起了一片哗然。

????李奇一扬长眉,道:“嗯?”

????“是。”

????李奇这才满意的笑了笑,但是他的笑容在众人的眼中,却是那么的恐怖。他又道:“我现在叫大家来,是想通知大家,卯时准时在这里集合,记住,把自己的被子打包好,还有你们吃饭喝水的家伙,至于干什么,我时会告诉你们,明白了吗?”

????这次这些士兵学乖了,虽然心中满是困惑,但是还脱口喊道:“明白。”

????“行,那你们回去休息吧。”

????李奇完与梁雄等人离开了。

????士兵们也纷纷回了自己的营房,但是经过这一场闹剧,他们哪里还睡的着,都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个新来的副帅真是太恐怖了,大晚上的,觉不睡觉,费这么大的劲是想告诉他们这么点事,真是太诡异了,而且从李奇的话里面,他们听出似乎以后还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要是晚晚都这么搞,那真是要人命呀。

????大家都不敢再睡了,纷纷聚在一起谈论这个新来的副帅。

????不知不觉中,卯时快了,众人又急急忙忙的把早整理好的被子捆绑在身上,腰间挂着吃饭的家伙来了教场,都不用李奇吩咐了。

????此时,李奇早已经在那里了,看他们个个双眼通红,心里暗自偷笑,但是脸上还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待士兵列好队后,他才道:“很遗憾,告诉大家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今早咱们军营的厨师生病了,不能为大家做早饭,所以你们得跑马行街的曹家店去吃早饭。”

????“哇!曹家店离咱这里可有七八里路呀。”

????“不会吧,俺都快饿死了,还得走这么远?”

????…….

????大家一时间是议论纷纷。

????李奇又道:“再告诉大家一个更坏的消息,你们必须得在半个时辰内赶那里,不然曹家店不会再为你们提供早饭,这附近也没有店会卖早饭给你们,当然,这一切都是我吩咐的。你们可以选择跑城外面去卖,这我倒是不反对,但是你们必须在辰时一刻赶回来,否则围着这cāo练跑十圈,军令如山,现在开始计时。”

????咚咚咚。

????话音刚落,那群士兵立马冲出了教场,直奔曹家店而去。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