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一章 招聘会(下)-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三百一十一章 招聘会(下)

第三百一十一章 招聘会(下)2017-11-10 21:17:34Ctrl+D 收藏本站

????PS:求推荐,求ag官方微博,求订阅。。。

????李奇和蔡勇商量完后,便从再次来到前屋,那陈东依然还是一脸微笑从容不迫的望着他们。在脑子没有摔坏的前提下,这人的勇气的确可嘉。

????李奇坐下后,道:“你好,我叫李奇,是这次招募会的主面试官,请问阁下贵姓。”

????虽然已经得知了对方的姓名,但李奇还是照流程走了一遍。

????陈东拱手道:“在下姓陈名东,字少阳。”

????“听说你是太学生?”

????“不错。”

????“但是据我所知,如今朝廷一般都是直接从太学里招募人才,阁下有如此得天独厚的优势,为何还要前来这里面试老师,难道阁下不想当官?”李奇问道。

????“当然不是,陈东做梦都想为国效力,为百姓请命。”

????陈东摇摇头,又道:“我来此其由有三,其一,侧闻你们这次所办学院专招收穷苦百姓的孩子,不但不收他们的钱,而且还免吃免住,若真是如此,实乃难能可贵;其二,陈某也是寒门出生,深知穷苦百姓家的孩子读书不易,所以不自量力愿能为他们出一份力;其三,鉴于第一点,陈某实在不敢相信此乃出之蔡太师之手,心里感到十分好奇,想来一探究竟,看看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蔡勇听到陈东说的第三点,登时火冒三丈,怒道:“陈东,你说甚么?我家老爷一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若再出言不逊,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话李奇都听得脸红,暗道,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十六个字跟蔡京有毛关系,拍马屁拍的这么理直气壮,说的就跟真的似的,你比我强多了。

????陈东哈哈笑道:“蔡管家不亏为太师府的大管家。出口成章。文采非凡,颠倒是非的功夫更是深得你家老爷之精髓,陈东是自愧不如啊。”

????蔡勇双眼冒火,早把李奇刚才那番话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李奇见状。生怕他们两打起来,忙咳了一声,道:“陈东,你说你想为那些穷苦百姓出一份力,但是我瞧你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

????“哦?不知阁下何出此言?”

????李奇笑道:“你这头口口声声的嚷着要为百姓出力。那一头却处处顶撞蔡太师,若你坐在我这个位子上,你认为我还会要你吗?”

????陈东笑道:“陈东只是以事论事,实话实说,难不成你们学院都是招募一些口是心非的小人去当老师么?”

????这家伙不亏是大学生,有文化就是不一样,凭一张嘴就能把人给气死去,幸好蔡京不在,不然非得气的脑充血。可是老子的文凭也不是假的。

????李奇见蔡勇又有发飙的迹象了,急忙道:“那好,咱们就以事论事,此次办学院的所有经费以及人力,皆是由太师一人包办。关于这一点你大可以去甜水巷看看,那么好的一栋宅院就这样被拆了,光这笔费用,对你而言那就是天文数字。且不说结果如何,或者是太师此般做的用意何在。此事以后自有公断,但是太师他老人家的的确确是拿出了一大笔钱来想为百姓做点事,想必你也听说了,我们目前已经招收来了很多穷苦人家的孩子,也给予了他们很多帮助,请问你为百姓做过些什么,别跟我说那些子虚乌有的屁话,我要的实际点的。”

????蔡勇脸上立刻焕发了光彩,接口道:“而且当初红娘子创办慈善基金会时,我家老爷也慷慨的捐出了八百贯,你陈东捐了多少,不妨说出来听听,蔡某对此真是十分好奇。”

????陈东被他们俩说的是哑口无言,他一个穷学生,能不能养活自己都还是一个问题,哪有钱捐给别人。

????李奇叹道:“陈兄,我很欣赏你那句以事论事,但是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至少你目前就没有做到,你说是你来面试老师的,可是至始至终,你从未向我提过有关于这方面的任何问题,这难道就是你的诚心诚意?还有,你从一开始就一直在针对蔡太师说这说那的,夹枪带棒,你以为是你这样做很英雄么?而关于学院的建设方面的事,以及将来的前景,你是只字未提,你也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你这哪是以事论事,分明就是在以人论事。”

????陈东眉头一皱,若有所思,隔了半响,他刚张开口,可惜李奇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道:“好了,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

????陈东一愣,脱口问道:“那你们要不要我?”

????“这个我们还得仔细斟酌下,待结果出来后,我们会另派人通知你,你现在可以走了。”

????陈东张了张嘴,眼中流露一丝的后悔,最后还是拱手道:“告辞。”然后便转身出去了。

????陈东刚一走,蔡勇就兴奋道:“副帅,你真是厉害,三言两语就把这厮给说的哑口无言,你或许不知道,这厮是出了名的难缠,别说咱们了,如今就连他的朋友都是绕着他走,生怕和他待在一起。”

????这个陈东性子如此耿直,有啥说啥,比你老爷还容易得罪人些,能不让人害怕么。

????李奇对此也感到有些头疼,暗自叹了口气,道:“蔡管家,很多人都对太师都有偏见,这你我都清楚,太师也清楚,但是我认为咱们应该以事论事,不管他们是如何的看待太师的,只要他们是真心想来学院教书,且符合咱们的标准,咱们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咱们若是能做到公正,公断,那么他们也就找不到机会去抹黑太师,你说是不是?”

????蔡勇点点头,又道:“难道副帅还想给那小子一次机会?”

????对于这一点李奇也比较犹豫,道:“再看看吧。”说着他又朝着那下人道:“下一位。”

????这次进来的是一名白袍才子,李奇瞧了这人一眼,感觉有些面熟,瞥了眼刚送进来的竹片,眉头一皱,暗道,朱全?这---对了,这厮是跟宋玉臣在一起的。难怪觉得有些面熟了,看来又是一个来捣乱。他抬头望着朱全,后者恰巧也正看过来,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怨恨。

????“你---!”

????朱全抬手朝着李奇一指,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李奇给打断了。笑呵呵道:“你是不是想说我一个厨子为何坐在这里?”

????朱全呆了下,冷笑一声,刚张开口,可是却又被李奇给抢白道:“你又想说。算你有自知之明。”

????还别说,朱全刚才还真是想怎么说,这嘴还没张,又听得李奇道:“接着你又想说,太师让我一个厨子来面试。真是伤透了你的心肝脾肺肾。”

????“我没---。”

????“最后你又会说,你不屑和我这厨子同处一屋。”

????李奇再次打断了朱全的话,紧接着笑道:“若果我没有预料错的话,你说完这些话,就会来一个潇洒的转身,迈着猫步离开这屋子。好了,你说的我也全都知道,你可以走了。”

????蔡勇在一旁听得满脸通红,使劲的憋住笑意。一抬手,道:“送这位朱公子出去。”

????朱全整个人都懵了,待那下人走到他身边说了一声“请”,他才反应过来,恼怒的瞪了李奇一眼。袖袍一振,转身就怒气冲冲的走出去了。

????李奇无奈的摇摇头,这些才子在他心目中真是很傻很可爱,还很天真。这么一大个项目,岂是他们几人就能破坏的了。真是愚不可及。但同时他心中又很无奈,毕竟北宋读书人的地位实在太高了,他虽然是一个四品官,但是地位还不如这些读书人,这官当得实在是太寒碜了。转头朝着蔡勇问道:“蔡管家,他们这些书生才子平时都不用赚钱养家的么?”

????蔡勇摇头道:“副帅有所不知,大多数能读上书的人,家里一般都有些小钱,他们只管考取功名,不用担心生计问题。”

????“原来如此。”

????李奇点了点头,在他的印象中,古人会读书的人一般都是穷人子弟,没曾想到如今大多数读书人都是富贵人家的弟子,但仔细一想,便也明白过来,远的不说了,光教育环境,两者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像宋玉臣他们都是经名师点拨,穷人的孩子可没有这个待遇,虽说天分和努力很重要,但是教育环境也不能忽视,不然后世那些家长何必要挤破头皮也要把自己孩子送到名牌学校去。

????说话间,下一位应试者已经进来了,是一位弱不禁风的书生,手上还拿着一本书,这书生一进来就作揖道:“许先见过二位。”

????“噗!”

????李奇直接把刚喝进去的茶水给喷了出来,忙抓起那竹片一看,但见上面写着“许先---字,智生”。日。绝对的情敌呀。许智生?你娘的何不叫鲁智深。明知道老子的老婆叫白娘子,你丫什么名字不取,偏偏取这个名字,摆明就是跟老子过不去啊!

????蔡勇见李奇如此失态,稍微楞了下,又见许先面色稍显尴尬,忙道:“许才子请坐。”

????“多谢,多谢。”

????许先又再行礼,然后才战战兢兢的坐下,看得出他挺紧张的。

????李奇微微一怔,粗鲁的擦了下嘴,轻咳一声,微笑道:“许才子书不离手,想必定是爱书之人。”

????“哪里,哪里,智生愚钝,唯有勤能补拙。”

????“不错,不错,不知许才子是哪里人氏?”

????“哦,智生乃东京人氏,家住西郊。”

????“家中有什么人?”

????“父母都健在,还有一未满三岁的弟弟。”

????“请问你父母又是做什么的?”

????许先面色稍显尴尬,迟疑了下,才道:“我---我出生农家。”

????言外之意就是说他父母都是农民。李奇笑道:“你无须紧张,我们这不以出生论高低。你为何选择来此应试这份工作?”

????许先头一昂,朗声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打住。我明白了。”

????李奇摇摇头,看来又是一个书呆子,问道:“不知许才子对教育有何看法?”

????“当以乡三物教之。”

????李奇错愕道:“什么乡三物?”

????许先摇头晃脑道:“一曰六德:知仁圣义忠和。二曰六行:孝友睦婣任恤。三曰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蔡勇听得都开始打哈欠了。

????“好,好。”李奇讪讪点了下头,道:“请问你做过最令自己骄傲的事是什么?”

????许先一愣,窘迫道:“在下至今一事无成。”

????“那我们为何要在众多人中选中你?”

????“在下不知。”

????李奇点点头,微笑道:“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许先忙道:“请问你们收不收我?”

????“这个我们还得斟酌下,过几日会统一发通知的,若是你没有其它问题,你可以走了。”

????许先满脸失落。似乎对自己的表现相当不满意。起身行了一礼,然后走了出去。

????他刚一出去,蔡勇就好奇道:“副帅,你觉得这人如何?”

????李奇笑道:“一般般。够老实,不该就是太自卑了。”

????过了一顿饭工夫,期间李奇又面试了七八位应试者,不过却没有一个令李奇十分满意的,他随便问几个问题。就把他们问的哑口无言,而且有一点令李奇十分困惑,就是至始至终都没有人提到酬劳方面,这个在后世面试最为关键的问题,在这里竟然无一人提起,实在让李奇摸不着头脑,敢情这群家伙都不用吃饭的啊。

????一旁的蔡勇都快睡着了,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面前的茶水早已经凉透了。

????李奇也是哈欠连天。这HR当得实在是太无趣了,除了那个陈东以外,其余的都是上不了台面的,这时下人又递来一块竹片,李奇照例看起一看。念道:“欧阳澈。终于见到一个复姓的了。让他进来吧。”如今看这些名字已经成为了他最大的乐趣。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青色布衣,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但见这人容貌清瘦俊美。剑眉星眸,微薄的嘴唇上挂着一丝自信的笑容。他虽然穿的比较寒酸,左衣袖还破了一个洞,但是整体看上去却干净整洁,让人看这舒服。

????样貌八分,气质九分。

????李奇第一眼对这个年轻人就很有好感,微笑道:“请坐。”

????“多谢。”

????李奇先是自报姓名,刚想介绍蔡勇,但见其已经睡着了,就没有打扰他,道:“请你简单的自我介绍下。”

????“在下复姓欧阳,单名一个澈,字德明,今年二十有五,抚州崇仁人氏。”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一介布衣。”

????“那就是什么都没做过。”

????“也可以这么说。”欧阳澈笑道,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

????“你现在住在哪里?”

????“居无定所。”欧阳澈笑道。

????这还能笑的出,够牛B的。李奇笑道:“阁下为人倒挺洒脱的。那你平时最喜欢做什么事?”

????“看书,与人交谈,偶尔写一些诗词自娱自乐。”

????“你最喜欢看什么书?”

????“司马贤相的《资治通鉴》。”

????不容易啊,终于没有说孔子写真集了。

????李奇笑道:“你能否念上一首自己做得意的作品。”

????“请多指教。”欧阳澈也没矫情,开口吟道:“个人风韵天然俏。入鬓秋波常似笑。一弯月样黛眉低,四寸鞋儿莲步小。绝缨尝宴琼楼杪。软语清歌无限妙。归时桂影射帘旌,沈水烟消深院悄。”

????人才啊!比宋玉臣要强多了。

????李奇心中一喜,道:“你为何想当老师?”

????“只求一顿饱饭。”

????够实在,我喜欢。李奇饶有兴趣道:“莫不是阁下如今连顿饱饭也吃不上?”

????欧阳澈摇头道:“说来惭愧,欧阳如今还全靠着几位好友的救济。”

????“阁下如此年轻,且又尚无经验,你有什么理由让我们在这么多人才当中选中你。”

????欧阳澈从容不迫的说道:“贵府的告示上指明二十至四十岁且识书认字的有才之士都能前来面试,这一点在下并无不妥,而且侧闻贵府招收的学生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在下也是寒门出生,我的经历对于那些孩子来说就是经验,我认为我比起其他人来更加能够知道他们需要什么。”

????总算有个能不偏题了。李奇点点头,道:“若是我们没有录用你。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继续找活干。”

????“你这辈子最想做什么?”

????“出将入相。”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曾是醉仙居的大厨,如今担任侍卫马副都指。”

????“那你对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欧阳澈不假思索道:“头发很短。”

????“那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跟你的头发一样,奇特。”

????李奇呵呵一笑,点头道:“这真是一个不错的评价。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欧阳澈道:“请问你们每个月给多少工钱?”

????不错。不错,终于遇见一个凡人了。李奇心里很是欣慰呀,道:“你希望是多少?”

????“一贯。”

????“为何?”

????“不会再饿肚子。”

????李奇笑了笑,道:“你还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欧阳澈道。

????李奇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笔在写着那块的竹片上写了几个字,然后递过去,道:“你现在拿着它去醉仙居找吴掌柜,他会给你一顿饱饭吃的。”

????欧阳澈错愕道:“可是如今我身上身无分文。”

????“不用钱。”

????不用钱?欧阳澈一时间也弄不明白李奇为何这般做,接过那竹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歪歪扭扭三个字---“收留他”。惊讶道:“你愿意收留我?”

????“怎么?难道还想过那居无定所的日子么?”

????欧阳澈作揖道:“副帅大恩大德,德明铭记于心。”

????“这些客套话就没必要了,快点去吧。”

????“告辞。”欧阳澈又行了一礼,然后快步的走了出去,看得出他真的很饿了。

????李奇笑了笑,这家伙真是有趣啊。欧阳澈走后,李奇又面试十几位应试者,一直等到日落西山才收工,然后去到后院向蔡京回报今日的工作。

????李奇来到蔡京的院子里。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烤鹌鹑香味,立刻皱眉瞧了眼蔡京。

????蔡京对于饮食方面,对李奇是怕的要命,他自己也搞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见李奇这般表情。他知道事情败露了,立刻先发制人,哆嗦着嘴皮子道:“老夫都一个月都见过鹌鹑了,吃这一回。你不会也不允许吧。”

????李奇瞥那老货一眼,没有理他。朝着蔡勇问道:“蔡管家,今日是谁负责太师的饮食?”

????蔡京一拍桌子怒道:“李奇,你莫要欺人太甚了。”

????蔡勇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低着头,沉默不语。

????李奇一步不让,据理以争道:“太师,以前那些话我也不多说了,说的我也烦了,你现今身体刚好一些,又开始这般乱吃,你可知道,您哪怕只是吃一只烤鹌鹑,我就得花多少努力去弥补,您若是执意如此,还请您另情高明,免得我气着你了。”

????他如今虽然很少亲自动手为蔡京做饭,但是蔡京的每日的饭菜全都是按照他的菜单做。

????蔡京气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指着李奇,连声都出不来了。就连一旁的蔡勇都看不下去了,开口道:“副帅,就这一次,应该没什么事,你就少说两句吧。”

????“这没商量。既然太师让我负责他的饮食,那么那些厨子就必须按照我制定的菜单去做,而现在的问题是,有人在没有向我禀告的情况下,私下做我菜单以外的菜给太师吃,这我决不允许,那人必将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坚决杜绝此类事再次发生。”李奇坚决道。在饮食方面,他向来都是这般固执。

????蔡勇见这边说不通,只好转头朝着蔡京道:“老爷,副帅这般做,也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

????蔡京手一抬,让他别多说,怒哼一声,赌气道:“老夫还就要吃,看你又能如何?”

????“那就请太师另请高明吧。”

????“难不成老夫还非得吃你做的饭么。”蔡京激动的已经开始喷口水了。

????李奇依然还是不为所动,道:“当然不是,身体是您的,当然是您做主,不过我还是那句老话,您若是自个不珍惜自个的身体,其他人做再多的努力那也没用。”

????“你---!”

????蔡京怒视着李奇,想用凶狠的目光让李奇屈服,可是李奇压根就没瞧他。

????蔡勇知道此话一出,蔡京又得屈服了,因为每次的剧情都是这样。

????果然,蔡京深呼吸两口气,口气软了下来,道:“就这一次,难道你这也不能给老夫几分薄面么?”

????“敢问太师,是面子重要,还是您的身体重要?”

????蔡京楞了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挥着手道:“也罢,也罢,算老夫怕了你,都由你,都由你,这总行了吧。”

????“多谢太师见谅。”李奇说着又朝着蔡京拱手道:“蔡管家,劳烦你了。”

????蔡勇苦笑道:“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了。”

????蔡京恼怒的哼了一声,也不让李奇坐下,撇过头去,问道:“听闻今下午陈东那小子也来了?”

????可惜李奇压根就不是守规矩的人,自顾坐下,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就跟在自己家似的,砸吧了几下,才道:“不错。我正想请教太师,要不要录用他?”

????蔡京没好气道:“不敢当,你还有把老夫放在眼里么。”

????跟我玩这一套?李奇笑而不语,自顾喝起茶来。

????蔡京偷偷瞥了眼李奇,见其喝的正欢,当下把脸拉了下来,隔了半响,见李奇都开始闭目养神起来,气得只抓狂,但是却又无可奈何,不禁苦笑一声,转过头去,笑骂道:“你小子真是老夫的克星。”

????李奇睁开眼,笑呵呵道:“哦?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太师的福星!”

????蔡京哈哈一笑,然后正色道:“李奇,勇子已经把方才陈东来应试的经过告诉了老夫,你想的和老夫不谋而合,老夫不但要让陈东那小子来老夫的学院,而且还要厚礼待之,其中缘由想必你也知晓,老夫就不多说了,老夫如今就怕那小子不肯来。”

????对此蔡勇对李奇是佩服的五服投地,他方才将此事向蔡京禀告时,还担心蔡京发怒,没曾想到蔡京一听陈东来应试,想都不没想,就直呼‘好。他若敢来,老夫就刚要。”,和李奇说的丝毫不差,这让他这个跟着蔡京数十年的管家着实感到汗颜啊。

????李奇微笑道:“太师勿须顾虑,依我对此人的了解,只要咱们答应,他必将回来的。”

????“那好,这件事你得给老夫看紧了。”

????“是。”

????蔡京捋了捋胡须,忽然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笑呵呵道:“李奇,听说方才还有些人来闹事?”

????“都是一些小丑,不足为虑。”李奇淡淡笑道。

????蔡京眼中闪过一抹赞色,这小子的确与众不同,笑道:“不错,这些小丑根本不必放在心上,老夫量他们蹦跶个两日,便会知难而退,他们如今就希望你跟他们斗。”

????“这我知道,太师请放心,我不会搭理他们的。”

????蔡京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然后朝着李奇笑道:“对了,老夫今日也招募来了一位非常特别的老师,保管你满意。”

????李奇诧异道:“谁?”

????蔡京笑呵呵道:“她刚出去一会,应该快来了吧。”

????话音刚落,门外忽然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太师。”

????李奇一听这声音,面色大变,脱口道:“是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