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章 金国特使(下)-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三百三十章 金国特使(下)

第三百三十章 金国特使(下)2017-11-10 21:17:58Ctrl+D 收藏本站

????PS:今日有个朋友过生日,说要请客三温暖,恐怕很晚才能回家,所以今天就一更。真是对不起。

????要知道如今可是一个通讯极不方便的年代,大金刚建国不久,以前与大宋之间还隔着一个辽国,故此宋人只知北方有一个刚刚崛起的大金,但是对于金国了解却是少之甚少,李奇这个外来人就更加不用说。

????然而,宋玉臣却说这贵气男子竟然是金国特使,这着实让李奇等人大吃一惊。不过,金国在李奇心中一直都处于头号敌人的位置,所以他还在遗憾方才下手太轻了。

????作为整件事的关键人物封宜奴,方才却一直都没有做声,因为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李奇会站出来救她,而且当李奇把她护在身后时,她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内心并不想破坏这种感觉,所以她方才一直都处于一种游离在外的状态。

????但是现在情况直转急下,殴打他国使节的仆人,这事真是可大可小,封宜奴黛眉轻皱,心里隐隐感到不妙,瞥了眼李奇,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迈出一小步,开口道:“我---。”

????可是她刚说了一个字,忽然一只手握在她的手腕上,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她稍稍瞥了眼李奇,见其依然还是一脸淡定从容的望着那贵气男子,心想,难道他还打算继续替我扛下去么?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不是一直都挺看不起我的么?

????一时间封宜奴心中是思绪万千。

????李奇倒是没有想太多了,既然对方是金人。那么整件事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可是关乎到两国的外交关系,得谨慎行事,再说若是让一个女人挡在面前,这还不把大宋大老爷们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这可真是一个好兆头呀!老子来北宋第一架干的就是金人,老天肯定是想借此告诉我,老子天生就是金人的克星。对,一定是这样的。李奇心里暗自窃喜,嘴上却故作惊讶道:“金---金国特使?员外郎,你可千万别弄几个戏子打扮的怪模怪样就来蒙我这老实人呀。本官胆小的很。要是吓出病了,那我可得找你要精神损失费。”

????你还胆小?蒙谁呢。宋玉臣再了解李奇不过了,连王相都敢冲撞,他要是胆小,那还真就没胆大的了。冷笑道:“本---下官虽然才疏学浅,但也不会拿此等事情来说笑。”说着他手向身边那位贵气男子一引,介绍道:“这位纥石烈勃赫先生乃金国皇帝特派出使我大宋的特使。”说着他又指着那中年男子道:“这位被你殴打的袁洪先生乃是纥石烈先生的译官。”

????“且慢。”

????李奇手一抬,道:“员外郎,请注意你的措辞。何为殴打?我们这分明就是互殴呀。不过我知你才疏学浅。就不与你计较了,下次注意一点。”

????宋玉臣冷哼一声。道:“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我方才明明见你用脚踢这位袁译官,待我将此事奏明圣上,到时皇上一定不会轻饶你。”

????“不错,不错,一定要让贵国皇帝治这小子的罪。我的脸就是最好的佐证。”袁洪指着自己的脸道。

????哟?吓唬我?李奇瞧这袁洪的汉语比他还说的标准一些,却称大宋为贵国,摆明就是一个大汉奸。当然,他的长相也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笑道:“员外郎,我从未否认我没有踢这位袁译官,但这只能说明我打赢了,并不能说明我在殴打他,也可能是互殴呀。再说,可是他先叫人动手的。难道咱们大宋子民在自己的地盘还得站着被外国人打么,要不是本官事先知道你姓宋,我还真以为你姓金的了。”

????宋玉臣怒道:“你休得胡言。”

????袁洪反驳道:“若非你辱骂于我,我怎会动手?”

????“呐。这你可听见了。是他先叫人动手的。”李奇指着袁洪道。心里暗笑,这个草包,老子吃定你了。

????宋玉臣暗自皱了下眉,又道:“袁译官知书达理,乃谦谦君子,岂会无故动手,定是你事先用言语挑衅他,纥石烈先生乃皇上的贵客,你作为大宋臣子不但不以礼相待,反而对皇上的贵客出言不逊,又是何道理?”

????袁洪忙点头道:“是极,是极,这人好搬弄是非,宋大人可别让他给骗了。”

????“是个屁。”

????李奇笑骂道:“哎,我说宋员外郎,你丫是吃屎长大的吧,他说你就信,老子说你TM就不信,你到底是哪个国家的人?”

????宋玉臣大怒,指着李奇道:“你---你竟敢骂我?我---我一定要在皇上那里参你一本呀。”

????操!这两父子还真是一副德行,动不动就上奏,你老子都没有参倒我,更何况你这兔崽子。李奇冷笑道:“我这是在骂你么?我这是在教你怎么做人,你有本事你就去参啊,你TM不参就是龟儿子。咱们不妨把这事给闹大了,看皇上到时怪罪谁。还有这位袁译官,你先别走,我还要带你回去审问。”

????宋玉臣被李奇这么一吓,心里倒真有些胆怯了,心想还是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道:“官燕使,你凭什么抓袁译官?”

????“我凭什么?”李奇冷笑一声,道:“请问员外郎,咱侍卫马的职责是什么?”

????宋玉臣愠道:“自然是保卫京师。”

????“还有管理京城内的治安。”

????李奇帮宋玉臣补充了一句,又道:“我作为副都指,见到有人公然调戏兼意欲殴打良家妇女,难道你要我袖手旁观么?”

????“什么?”

????宋玉臣转头望向袁洪。

????袁洪立刻叫冤道:“你污蔑我,我什么时候殴打良家妇女。分明就是那臭婆娘打我。”

????李奇笑道:“你别激动,这我也看见了,但是我可是见到是你先拉着封行首的手,封行首出于自卫,才迫不得已还手,我可有说错?”

????“这---。”袁洪一时词穷,不知该如何解释。

????宋玉臣暗骂这姓袁的是一个草包,这点小事就做不好。眼珠一转,道:“就算如此,你作为副都指也应该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不应辱骂袁译官,更加不应大打出手。”

????李奇忽然沉声喝道:“宋玉臣,请你注意你的语气,你这是一个下官对上官应有的态度么?”

????“不敢。”

????李奇时不时就以大欺小,弄的宋玉臣心神大乱,咬着牙一拱手,又道:“皇上派下官来接待纥石烈先生,下官此番询问也只是秉公办理。”

????“这还差不多。”李奇一笑,又道:“我前面就说过。我从未辱骂这位袁译官。”

????袁洪急的都快蹦了起来,指着李奇道:“你胡说。你方才分明就辱骂我是哪里冒出来的鸟人。”

????李奇怒道:“袁译官,你汉语是不是还没过三级啊。鸟人是骂你么?我这分明就是在夸赞你头上的鸟毛精致呀,你若是不戴根鸟毛在头上,我又怎么会说你是鸟人呢?”

????马桥和封宜奴同时低下头去,浑身都在颤抖了,他们还是头一次知道原来“鸟人”还有这么一个含义。好在那些金人一时也听不懂李奇在说什么,不然非得找李奇拼命不可。

????“你---。”

????“你什么你,我还没有说完了,我本着奉公执法的态度出口询问。你不但不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叫人这两人意欲殴打朝廷命官,若非我的随从英勇,躺在地下的可就是我了,你调戏我大宋良家妇女在先,意欲殴打朝廷命官在后,我不抓你。我抓谁?”

????李奇根本不给宋玉臣反驳的机会,又道:“员外郎,你方才不是说要上奏参我么?记住把这些也写进去,算了。你既然有心把这事闹大,那咱们不妨再玩大一点。”说着他便朝着马桥道:“马桥,你朝楼下吼俩嗓子,就说有人调戏封行首。”

????这人真是太卑鄙了。宋玉臣登时满头大汗,这下面可全是封宜奴的追随者,这两嗓子吼下去,那可就不好控制了,这是他上任以来第一个任务,还是他爹爹帮他求来的,若是弄砸了,那他的前途可就一片黯淡了,而且高衙内等人也在下面,若是李奇再挑拨几句,他恐怕也未能幸免。赶紧道:“且慢,官燕使万不可意气用事啊,方才下官不过是一句气话,还望官燕使勿要当真。”

????切。小样,跟老子玩,你还嫩了一点。李奇朝着马桥使了个眼色,让他别去了,他知道宋徽宗这人是个软骨头,若是这事闹大了,他也无法控制。

????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纥石烈勃赫虽然听不懂李奇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瞧宋玉臣和袁洪的脸色也知道是自己这边理亏了,心中满是疑惑,于是开口叽里呱啦的朝着袁洪说了些什么,那袁洪恭敬的说了几句。忽然纥石烈眉头一皱,满脸愠色,又说了一句,那袁洪惶恐不已,急忙又说了一大通。纥石烈勃赫怒哼一声,又朝着那俩汉子说了一句。那俩汉子满头大汗,稍稍点头。

????纥石烈勃赫狠狠瞪了袁洪一眼,然后又道了几句。

????袁洪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来到宋玉臣身边,小声问道:“宋大人,我家主人问你,这官燕使是何许人也?”

????宋玉臣忙小声道:“哦,此人原是一个厨子,但是因为深受皇上喜爱,故此才当上了这官燕使。”

????袁洪又将宋玉臣的话转告给纥石烈勃赫。后者一听,眉头一抬,又道了几句。袁洪听罢,又朝着宋玉臣问道:“此人可是那酿制天下无双的李奇?”

????宋玉臣一愣,道:“纥石烈先生识得这人。”

????袁洪并没有答话,而朝着纥石烈点了下头。纥石烈勃赫一听,眼中闪过一抹喜悦之色,瞧了李奇一眼,笑着点点头,又说了几句。

????袁洪道:“官燕使,我家主人说他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还说这件事只是一场误会,主人他原只是想认识下这位封娘子,是---是我等不懂礼数,冒犯了这位封娘子以及官燕使,还望官燕使勿要见怪。”

????切。认识下?你娘的连汉语都听不懂,认识个P呀,分明就是贪图封宜奴的美色,老色鬼。可是他为何要对我如此恭维,难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可不能大意了。李奇朝着纥石烈勃赫拱手笑道:“纥石烈先生言重了,言重了。在下观纥石烈先生相貌堂堂,英武不凡,想必这事定与纥石烈先生无关,既然纥石烈先生都说这一场误会,那在下也就不追究了。”

????纥石烈勃赫听完袁洪的转述后,哈哈一笑,又说了几句。袁洪翻译道:“主人赞官燕使真是一个爽快人。听说那狗肉火锅以及如今连锁店卖的那烤鸭也都是官燕使发明的。不知可有此事?”

????李奇笑着点头道:“不错,若是纥石烈先生喜欢的话。待纥石烈先生回去的时候,我送一些烤鸭给纥石烈先生聊表心意。”

????纥石烈勃赫听罢,眼中闪过一抹精芒,笑着点点头,语气温和的说了几句。袁洪道:“官燕使的美意,我家主人心领了。我家主人说今日能够结实像官燕使这种人才,真是不虚此行,只可惜琐事缠身,不能与官燕使把酒言欢。改日定当上门造访,如今就先告辞了。”

????宋玉臣见纥石烈勃赫对李奇如今尊敬,心中也是疑惑不已,他实在是看不出李奇到底有什么才能,怎么皇上蔡京,就连这金国特使都对他另眼相待。

????还登门造访?奇怪?看他样子又不像是说客套话,我就一四品官。他巴结我做什么?李奇心里也有些犯迷糊了。拱手笑道:“哪里,哪里。纥石烈先生慢走。”

????纥石烈勃赫微微一颔首,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转身朝着楼下走去。临走前还不忘瞥了眼封宜奴。宋玉臣皱眉瞧了眼李奇,眼中闪过一抹困惑之色,然后便跟了过去。

????李奇眯了眯眼,暗道,奇怪,如今辽国都还没有灭,这厮跑到我们大宋来干什么?特使?莫不是北方战事发生了什么变化?若真是如此,那可得要去查清楚啊。

????正当李奇沉思之际,边上忽然传来一个夹带着一丝愠意的悦耳声,“你现在可以把你的手拿开了吧。”

????“啊?什么意思?咦?这---这是怎么回事?奇了个怪。”李奇大惊失色,讪讪干笑了两下,赶紧将环住封宜奴细腰的大手撤了回来,道:“骚类骚类,我真不是故意,纯粹的习惯性动作而已,下次一定好好注意。”

????封宜奴冷冷道:“劳烦官燕使下次使用这习惯性动作时,还请先看清对方是谁。”

????“一定,一定。我一定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你放心好了。”李奇点头笑道。

????封宜奴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复杂的瞧了李奇一眼,问道:“你方才为何要帮我?”

????“啊?”

????李奇楞了下,笑呵呵道:“我李奇虽不是什么谦谦君子,也不是什么大英雄,但是见到自己的同胞受到外人欺负,要我袖手旁观,这我可做不到。”

????封宜奴听他这般说,又想起方才宋玉臣的种种行为,心里忽然隐隐明白白浅诺为何会钟情于他。微微笑道:“不管怎么说,宜奴还是多谢官燕使出手相救。”说着她矮身向李奇行了一礼。

????今日到底是吹的是什么风,金特使对我示好,这小妞竟然还向我道谢,真是怪哉。李奇忙道:“哎呀,封行首太见外了,咱们也算是老交情了,这些凡俗礼节就没有必要了,还不如以身相---咳咳咳。我的意思是,保护纳税人的安全,是我们侍卫马应该做的。”他说到后面,一脸正义凛然,仿佛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马桥忽然笑道:“保护纳税人的安全?副帅,你这句话说的真是太精辟了。”

????李奇脸色又是一变,嘿嘿笑道:“哪里,哪里,这都是我的肺腑之言罢了。”

????封宜奴瞧他又开始自吹自擂了,不禁摇头轻叹一声。李奇见了,脸上一红,正色道:“不过封行首,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你今后得事事小心,我瞧那纥石烈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还有,这事你最好别跟师师姑娘说,因为这事远非她能控制的,若是参与进来恐怕也会受到连累,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纥石烈勃赫临走之前那一小动作并没有逃过李奇的双眼,同为男人李奇自然明白纥石烈勃赫那个眼神的含义,他也了解即便纥石烈勃赫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宋徽宗这个怕死的皇帝也不敢怪罪他,心里不禁也替封宜奴感到有些担忧啊。

????封宜奴略一沉吟,便明白李奇这番的意思,目光忽然黯淡了下来,嘴角挂着一丝无奈的笑意,我一个弱女子纵使再小心,恐也无济于事。颔首道:“多谢官燕使好意相告,我会注意的。若无其它的事,我就先告辞了。”

????李奇点点头道:“请。”

????待封宜奴走后,马桥忽然叹道:“红颜祸水呀。”

????李奇深表认同的点点头,这女人若是长的漂亮,麻烦事就肯定少不了。又听得马桥道:“看来我得让师妹少出门才是。”

????李奇诧异的望了马桥一眼,不愧是我的随从,果然有个性。点头道:“有道理,不过马桥,我劝你委婉一点的跟你师妹说,千万别太直接了。”

????“这是为何?”

????“你别问为什么,反正我这可全是为你的安全着想。”李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们走吧。”

????两人出了樊楼,朝着醉仙居方向行去。当他们刚来到汴河大街,忽听得有人喊道:“李大哥,李大哥。”

????李奇抬头一看,只见见陈阿南挥着手跑了过来。不一会儿,陈阿南就跑到李奇跟前,喘着气道:“李---李大哥,我---我们的人今早见到潘员外乘船离开了。”

????李奇大惊道:“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