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六章 雪中商机-北宋小厨师 ag官方微博,亚游集团ag8.com|开户,ag亚游国际app|优惠

北宋小厨师

第三百三十六章 雪中商机

第三百三十六章 雪中商机2017-11-10 21:18:5Ctrl+D 收藏本站

????PS:求ag官方微博,求推荐。。。

????宋徽宗今日似乎真的非常开心,李奇做的这一切与他那好大喜功的个性真是不谋而合,破天荒的将李奇送到了秦府,这让其余大臣羡慕的紧啊,他们跟在宋徽宗身边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但还是头一次见宋徽宗亲自送一个男人回家,此真乃至高无上的荣耀。但是李奇却不以为意,顺路吗,送送自己又有何妨,况且这年头的车都不用加油的。

????等到了秦府,天已经完全黑了,李奇这才想起今日自己中饭都还没有吃,饿的前胸都快贴后背了,赶紧跑去厨房,弄了一海碗鲍鱼米线填了填肚子。

????“嗝---。”

????李奇打着饱嗝来到后堂,连门都懒得敲,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见秦夫人正坐在小煤炉边上看书。她出身大户人家,又是一个非常沉闷的女人,看书可以说是她唯一打发时间的消遣活动。

????日。我在外面奔波劳累,你丫却躲在这里享受,真TM太不公平了。李奇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其实今日张春儿的到来,已经消除了他心中的怨气,毕竟这一趟的收获可真是不小啊。

????秦夫人对于李奇的突然闯入,稍稍感到有些不满,皱了下眉头,但是也没有多说,微微笑道:“你回来了呀。今天可真是辛苦你了。”

????李奇将门合上,嘴里半开玩笑道:“夫人真聪明,这都让你发现了。不过托夫人的福。我还没有跟樊老爷子住一起去。”

????秦夫人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白了他一眼,道:“你就积点口德吧,樊老爷都已经去世了,你何必拿他来开玩笑。我这不是不能去,才叫你去吗,想当初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樊老爷主动向我们施以援手,帮我们度过难关。你去送他最后一程不也应该么。”

????“夫人,这是两码事,一方面是人情,一方面是生意,绝不能混为一谈,我去是代表咱们醉仙居的一番心意,并非是因为樊老爷子曾帮过我们,其实那也不能说是帮,若非对他樊楼有利。他还会帮咱们么,这只是互惠互利罢了。还有。我前面不愿意去,是因为我觉得与其把精力放在这上面,还不如多帮樊楼想想以后的路怎么走,这才是樊老爷子希望看到的。”李奇走上前去,一屁股坐在秦夫人对面,双手往炉上一伸,爽道:“还是家里舒服啊。”

????秦夫人轻轻摇头,她与李奇的思维方式截然相反,两人为此也不知道争过多少回了。但是问题依然存在,得到的答案是谁也无法改变对方的想法,她也感到有一丝疲倦了,暗自叹道,也罢,也罢,今后若是他不愿意做的事。我也不再强求,免得他又与我争吵。站起身来,坐到正位上去了,将整个小火炉都让给了李奇。捧着本书自顾看了起来。

????暴汗!坐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算了,只要你别让我坐开就行了。李奇对于秦夫人那三从四德的思想也已经麻木了,嘿嘿道:“夫人,你在看什么书?不会是黄色小人书吧。”

????秦夫人不懂黄色书是什么意思,道:“一些杂书。何为黄色小人书?”

????李奇兴趣来了,道:“那可是巨着呀,这黄色小人书不仅能让读者兴奋,沉陷其中,欲罢不能,而且还能边看边锻炼,让人在精神上得到升华,绝对有益身心,居家旅行必备用品,比孔圣人的写真集好看多了。”

????秦夫人好奇道:“哦?但不知此书是何人所着?”

????“自然是那些广大的淫才们。”

????李奇把“淫”这音说的模糊不清,秦夫人也没有注意,自当他是在说人才,道:“若真你说的那般好,我倒真想拜读一下。”

????“有机会,一定有机会的。”

????李奇嘿嘿一笑,适可而止,忽然想起这几日都没有见着季红奴,便问道:“夫人,红奴还没有回来么?”

????秦夫人道:“她这几日上白府去住了。”

????“白府?”

????李奇微微一愣,大怒,道:“这俩妮子也真是无法无天了,就知道自己图享受,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冷冷清清的,不行,明日我也去白府住。夫人,你千万别拦着我。”

????这人就知道耍嘴皮子,你若敢去白府住,早就搬去了,岂会等到现在。秦夫人轻叹一声,把嘴一闭,不再多说了,又拿起书看了起来。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又传来吴福荣的声音,“夫人,你在里面吗?”

????“是吴叔呀,进来吧。”秦夫人忙放下书喊道。也不知是为什么,吴福荣的突然到来,她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

????吴福荣推开门走了进来,见李奇也在,楞了下,道:“李师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待李奇回话,他又急忙问道:“李师傅,听闻张春儿今日也去了樊老爷的葬礼呢?”

????秦夫人眼一睁,道:“哦,还有这事?”

????李奇诧异道:“难道夫人不知道么?”

????秦夫人摇摇头道:“我今日去帮七娘她们了,没有去店里,也没有告诉我。”

????吴福荣又赶紧问道:“老朽还听人说,那张春儿买下潘楼呢?”

????秦夫人面色一惊,道:“此事当真?”

????吴福荣摇摇头道:“老朽也是听人说的,并不是太清楚。”

????二人都望向李奇。

????李奇呵呵一笑,道:“吴大叔,你先坐下,我与你们慢慢说。”待吴福荣坐下后,他便把今日葬礼上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其实他从葬礼回来后,就想与吴福荣商量一下,可是宋徽宗突然到来。又让他把这事给忘了。

????秦夫人听罢,疑惑道:“可是那张春儿哪来的钱买下潘楼?”

????吴福荣若有所思道:“若真是如此,肯定有人在后面帮她。”

????李奇点头笑道:“吴大叔说的不错,真正的买主肯定是另有其人,张春儿不过只是一个棋子罢了。”

????吴福荣问道:“那你可知买主是谁么?”

????这事可大可小,还是先别告诉他们好了,免得他们担心。李奇摇摇头笑道:“这我怎么知道。”

????秦夫人见李奇满脸微笑,一点也不担心,道:“你为何一点都不着急,若是真如樊老爷所说的那般。张春儿离开樊楼可是冲着咱们来的,不管真正的买主是谁,她如今已经成为了潘楼的东主,咱们虽无与人争斗之心,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吴福荣恼怒道:“好不容易平静了一段日子,这下又冒出一个张春儿,这生意真是没法做了。”

????秦夫人也是深感忧虑,她跟吴福荣一样,喜欢比较安逸的日子。可是话说回来。做生意能安逸得了么?

????不就是一个张春儿么,用得着这么恐慌吗。李奇哼道:“我现在倒是希望樊老爷子言中了。那我还省了不少事。即便她不是冲着咱们来的,我也一样不会放过她,最好别给我逮到机会,不然的话,我非得整的她永世不能翻身。”

????秦夫人黛眉轻皱道:“你这人就是戾气太盛了,咱们是做生意,不是干的杀人掠货的勾当,凡事得饶人处且饶人。樊老爷临终前不也让你对张春儿手下留情么。”

????李奇手一摊道:“可我没有答应他呀。就算答应了,我也可以反悔呀。”

????秦夫人不知李奇这话是真是假。不悦道:“你若没有答应樊老爷倒也罢了,可是你若答应了他,岂能言而无信。”

????“我只信白纸黑字,口头上的承诺,不能作数。”李奇摇摇头,又道:“夫人,有些事你不懂。反正张春儿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决计不会放过她的,这事你也甭劝了,劝也没用。”

????饶是秦夫人性格再温顺。此时难免也又些恼火了,道:“她如此待樊老爷,樊老爷都能原谅她,她又与你没有甚么过节,你何必要咄咄逼人?”

????李奇淡淡道:“这是我跟她的私事。”

????吴福荣见他们俩又争了起来,忙道:“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咱们现今该怎么应对?”

????李奇不屑的笑道:“如今咱们的业务都已经稳定了下来,而她还得重新开始,目前根本不足为虑,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反而是蔡老狐狸,这老狐狸野心不死,又摇摆不定,实在令人防不胜防,天知道他会不会在咱们后面捅一刀子,一定得想办法稳住他,不能让他跟张春儿联手。”

????吴福荣郁闷道:“可是如何才能防止他和张春儿联手了?”

????“利益。”李奇面色变得凝重起来,道:“我打算加快与他在江南合开连锁店的计划,估计就是年后,只要这里面的利益足够大,那么到时我们与张春儿斗的时候,他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下。”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反正这计划早就已经定下来了。”吴福荣点点头,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忽然道:“哦对了,小玉今日告诉我,自从这场大雪以来,女人屋几乎就没人去了,说是不是先关门一段日子。”

????李奇大惊道:“为何没人去呢?”

????秦夫人原本不想和这人说话,但听到他问如此愚蠢的问题,实在忍不住道:“如今天这么冷,谁愿意往外面跑。”

????吴福荣点点头道:“夫人说的是,不仅如此,酒吧和醉仙居的生意也少了不少,特别是酒吧,去的客人比以往少了将近六成。”

????李奇倒抽一口冷气,道:“少了这么多,怎么都没有人跟我说啊。”

????吴福荣笑道:“每年到这时候,大家都是这样,都已经习惯了,而且最近事这么多,所以也就没有急着与你说,年后就会好了。”

????“年后?那还早得很了。”

????李奇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脑中忽然灵光一现,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商机,双目盯着面前的火炉,脸庞被火光照的通红,火红的碳石在他眸子中绽放出一种光彩,沉思半响,他忽然道:“你说大家都是这样?”

????吴福荣点点头道:“当然呀,那些大富人家一般都是派人来订上一桌子菜,普通百姓也就到附近的脚店买点熟肉回去吃,一般都不上店里吃,如此一来,咱们赚的自然就没有以前多了。”

????李奇嘴角一扬道:“这对我们而言,可是一件好事呀。”

????“好事?”吴福荣诧异的望着李奇。

????李奇笑道:“客人们如今最需要不是好玩,也不是好吃,而是温暖,哪里暖和,他们就往哪里跑,若是咱们的店比其它的店更加暖和一些,那客人不就都会往咱们店里跑,一来二回的,这样咱们又会多出许多新的客源来。”

????秦夫人黛眉轻皱道:“话虽如此,但是你如何能然咱们店里比其它店暖和一些。”

????吴福荣道:“现今大家都是往店里置放几个火炉供客人取暖,要不咱们就多买些火炉来?”

????暴汗!数量多有个毛用,关键得好用才行啊。李奇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添置火炉这法子肯定不行,咱们酒吧那么大,客人又多,那得放多少个火炉呀,若是煤炉的话,多了还容易中碳毒,我就坐了一会,都觉得头有些疼,但是若用柴炉的话,那更加不行了,都不知道能放在哪里,而且满屋子的烟子,谁还回来呀,而且也限制了大家的活动范围,这也太不人性化了。不行,决计不行。”

????吴福荣困惑道:“那依你所言,咱们该如何做?”

????李奇一笑,道:“改造壁炉。另外还要赶制炉管。”

????“壁炉?炉管?”

????吴福荣和秦夫人面面相觑。

????李奇越想越兴奋,赶紧把壁炉和炉管跟二人解释了一遍。可是吴福荣和秦夫人从未见过这些玩意,只听嘴上说,还是满脸困惑。

????“到时你们就知道了,反正一定好用。”李奇也懒得解释了,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咱们还得樊楼也做一套。”

????秦夫人一听,心里很是欣慰,暗道,看来他只是喜欢逞口舌之快,其实心地还是挺善良,并非如他说的那般,事事当以利益为先。

????谁想李奇紧接着道:“潘楼离咱们远,但是离樊楼近,而且樊少白与张春儿势不两立,咱们帮樊楼也就是在帮自己,有此两大利器,咱们正好可以给张春儿一个下马威。嗯,我现在立刻让人把田木匠唤来,明日就开始动工。MD。这场雪要是能下上个把月就好了。”

????秦夫人听得人都傻了,这人真没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